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七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七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PS:今天是七_七事變的紀念日,請大家不要忘記了歷史的恥辱,拒絕日貨,拒買日貨,只要我們從經濟上遏止日本,那么我們就可以在經濟上戰勝日本。請大家從自己做起,多買國貨,多用國貨,讓我們的國家強大起來。讓我們龍的傳人在世界上,真正的挺起了自己的腰板,龍魂永遠不息!!

謝文東也不在意,走過他身旁笑呵呵自語道:“有志不在年高。有些人就算活到一百歲仍是人普通人,而有些人一出生就注定了他的不平凡。我也許就是后一種人,所以,一直以來沒有人會小瞧我,雖然我很年輕。”

“哧!”禿頂中年人冷笑一聲,頭*在椅背上,仰面吐口煙,說道:“小小年紀不要太囂張,這里哪一個不是你的長輩。”

謝文東沒有再理他,自己找了最*后的一張椅子坐下,叼起根煙,拿著打火機在手中把玩。坐在他不遠處的馬面中年人身子向前傾了傾,笑道:“謝文東,我聽說過你的名字。”

“哦?”謝文東一揚眉,瞇眼看了看說話這人,印象中沒有見過,道:“真不好意思,我卻不認識你。”

馬面中年人哈哈一笑,伸手道:“你要是認識我就奇怪了。我叫李威,日本洪門的掌門。”

謝文東微楞,原來他就是支持南洪門的日本派系老大,握住他的手微笑道:“象我這樣的無名小卒怎么會入你老人家的法眼呢?”李威笑道:“別人或許你知道你,但我卻如雷慣耳。要知道,能重挫魂組的,天下恐怕也沒有幾人。”魂組在日本的勢力極大,同屬于大組織的日本洪門自然受到它的積壓。由于魂組背后有政府秘密支持,李威一直忍氣吞聲,謝文東在東北連挑魂組,他也有所耳聞,正是大快人心,一直想和這傳說中的青年人見見,可一直沒有機會。

李威的說話聲不大,但足夠整個房間里的人聽見,眾人停止對話,目光齊刷刷射在謝文東的臉上,眼神里充滿了驚奇。魂組眾人都聽過,是什么樣的組織也都知道,有多強的實力心中也有數,沒有想到眼前這清秀年輕人竟敢與魂組對抗,看李威的意思他還讓魂組吃了虧,多少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謝文東搖首,謙虛道:“那都是過去的事。其實能把魂組趕出H省也是出于運氣,沒什么好夸耀的。”

李威點點頭,贊道:“不錯!年輕人居功不傲,就這一點,確實比這里的某些人強多了。”話是對謝文東說的,眼光卻四下掃射。剛才出言不遜的禿頂中年人老臉一紅,有些掛不住,手中的煙卷也被抓變了形,但他畢竟是老江湖,心中還是有些城府,鼻子哼了一聲,沒有發作。還有一些人滿臉嘲笑,大有看笑話的意思。謝文東暗自搖頭,看來各地洪門之間的矛盾不是一點半點,而且關系復雜,談大一統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這時會議門一開,向問天走了近來,一臉的笑容,連連點頭道:“真是對不住各位,路上塞車,小弟來晚了。”說完,也在后面找個位置坐下,正好看見謝文東,點頭一笑。謝文東也向他點點頭。

見人都到齊,一位上了年紀,精神飽滿的老者站起身,環視一圈道:“各地的掌門大哥也來得差不多了,那么我們也不要耽誤時間,畢竟時間對于你們來說無疑就等于金錢。先說說這一年里我們各地洪門發生的事情吧。我們一直在說,不管在世界各地,我們洪門都是一家,大家應該通力合作才對,可是偏偏就有不協調的聲音,有什么事情不能放到桌面來談,非要刀槍相對。李威李老大,鄭龍鄭老大,你倆說我說的對不對?”李威弄著指甲,并未說話。鄭龍是那禿頂的中年人,韓國地區的老大,將手一揮,冷笑道:“坐下來談什么?坐下來談能把我上千萬美圓的貨談回來嗎?梁老,這事你管不了!”

李威嘿笑一聲:“別忘了交貨的時候是在你的底盤。再說你以為只有你受到損失了嗎,我也有十幾個兄弟葬身大海了!”

鄭龍怒道:“交貨是在我的底盤沒錯,那出事的損失就應該我一人負責嗎?畢竟貨還沒到我的手,就不應該算交易成功。不管怎么說,你要把錢給我吐出七層!”“嗤!我看你是在開玩笑吧!還是你根本就老糊涂了?”“你說什么?”

謝文東被他二人吵得一頭霧水,東心雷在后面小聲道:“本來鄭龍在李威那里買了一批上千萬的貨,錢都交了,可后來在海上交貨的時候被一批神秘人打劫,不只貨被劫走,李威十多名得力手下無一生還。后來雙方都查了一陣神秘人的來歷,結果毫無所得。過了幾個月,鄭龍心有不甘,向李威要錢,后者斷然拒絕,這樣,二人關系開始交惡,紛爭不斷。”

“哦!”謝文東輕嘆了一聲,原來是這么回事。這種事情沒辦法,屬于天災**。

主持會議的老者見他二人又爭吵起來,氣得直拍桌子,“安靜!安靜!”好一會,李威和鄭龍才臉紅脖子粗的停止爭吵,互相用差不多能殺人的目光注視著對方。老者喘著氣,說道:“你們這是干什么,還知不知道這里是洪門峰會,規矩都哪去了?”

鄭龍站起身,冷聲道:“梁老,我這不是針對你,一開始我就說過這事你管不了,姓李的不把錢給我吐出來,我的進攻就不會有停止的時候!現在已經不是錢不錢的問題,上千萬的貨沒了連個說法都討不回來,我還有臉在自己兄弟面前自稱老大嗎?”說完,鄭龍轉身向外走去,揮手道:“我看這里也討論不出個什么結果來,諸位,小弟先告辭了。”

“你……”老者氣的一跺腳,半天說不出話來。李威冷笑一聲,道:“各位都看看,他這是什么態度,如此的囂張跋扈。我也不是在乎這一千萬,而要真這么把錢給他,知道的是我出于同門之情,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怕了他,那我的面子以后還往什么地方擺。梁老,我說的是不是在理?”

“唉!”梁老嘆口氣,心煩道:“你們愛怎么搞就怎么搞吧,反正好話我是說到了,到以后你們倆兩敗俱傷,讓別人看笑話的時候別找我,也別怪我這坐長輩的沒有提醒你們。”說完,梁老又看了看眾人,道:“最近洪門還有一件事我想大家也應該知道,就是大陸北洪門掌門大哥金鵬遭人暗殺而受傷住進醫院。問天,你對這事是怎么看的?”說著,眼神看向向問天。

向問天也嘆口氣道:“我聽說這事的時候也覺的很突然,象金老樣子有權利又仁慈的老人誰會派人暗殺他呢?”

梁老道:“我聽人說,這事好象與你們南洪門有關呢?不是你找人做的吧?”

向問天哈哈一笑道:“也有人曾問過我同樣的問題,我知道金老的這件事屬我的嫌疑最大,但我要在這里聲明一下,這事確實不是我做的,也沒有參與過,以我的人格和生命向祖師爺擔保!”

梁老將目光遞向謝文東,問道:“你對這個答案滿意嗎?”

謝文東停止手上的動作,將打火機放在口袋,淡然道:“我相信他!”

眾人表情不一,有的面帶驚奇,有的露出嘲笑。一位消瘦的老者一拍桌子,怒聲道:“就憑他簡單的一句話你就相信了,你是白癡嗎?”謝文東眉毛一挑,瞇眼道:“你又怎么知道他說得不是真話?”

老者身子一抖,指著謝文東道:“如果不是金兄把你抬上臺的我真懷疑你們是不是一伙的?!不知道金兄為什么會選你種人做繼承人,如此軟弱,沒有掌門的魄力,難成大氣。”

謝文東肩膀一僵,笑瞇瞇的看著老者。東心雷見要壞事,急忙小聲道:“東哥,這老者是老爺子的好友黃紳,美國地區洪門大哥,不可得罪。”謝文東早已想到一二才沒有發作,在洪門內部能為老爺子說話的并不多,而說話如此硬氣的恐怕就要數他黃紳了,謝文東嘆道:“現在我們的懷疑都是推測出來的,沒有確實的證據。冤有頭,債有主。我不會冤枉無辜的人,讓真正的黑手在暗中偷笑,但我也不會放走任何一個仇人,如果此事真是他做的,那我的報復不是他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受得起的。”他頓了一下,目光如同刀子般掃過向天笑及其他眾人的面龐,又道:“洪門的勢力如此之大,眼紅的人不知有多少,暗中挑起禍端也不是不可能,如果盲目展開報復,那些人會笑掉大牙的,希望前輩也能了解我的苦衷。”

黃紳聽后面色稍緩,嘆了口氣道:“剛才你說的話希望你能做到。算了,這畢竟是你們南北洪門之間的事,我這外人是瞎操心了。”謝文東搖首道:“不管怎么說晚輩還是要感謝你老人家的提醒,也希望你能在這件事上對晚輩多加幫助。”

“呵呵!”黃紳點頭笑道:“現在的小毛孩子真是不得了,說起話來兩頭不得罪,實在不錯!其實就算你不說我也會插手幫忙的,金兄是我多年的好友,老了老了還要遭此劫難,唉!”黃紳嘆息一聲,又冷聲道:“對金兄下手就等于對我下手一樣,別讓我把這個人揪出來,不然,嘿嘿……”黃紳一陣冷笑,他年紀大了脾氣倒也跟著長,屬于點火就著那種。

“哦……”梁老說道:“既然這件事北洪門有自己的決定我們也不好說什么了,那南北洪門合并的事……”

沒等他說完,黃紳搶著道:“粱兄,金老剛剛住進醫院,你怎么還有心情談合并的事,我看這事以后再說吧,至少等金老兄出院,找出真正兇手的時候再談也不晚。文東,你有什么意見也說來聽聽。”

謝文東哪有什么意見,他本來也不想談合并的事,先不說合并以后不知道由誰來做主,在他的經驗里都是‘槍桿子里出政權’,只有以武力來壓倒對方,以強大實力作為后盾。要合并也是要*武力來解決,談判談出來的合并根本就不可*,也不穩固。謝文東馬上做個順水人情,說道:“黃前輩是老爺子的好友,他說的話如同老爺子的話,我沒有意見,一切由前輩做主。”

黃紳覺得臉上有光,哈哈一笑道:“你這小猴子還真會說話,那好,我就做這一回主,合并之事以后再談,粱兄認為怎樣?”向問天對合并之事也不積極,說道:“我也認為應該等金老爺子出院以后在談。”

粱老一看雙方的態度冷淡,自己又何必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只好嘆道:“南北一日不合并,征戰恐怕就不會停止一天。”

“這是上天安排的宿命。”謝文東笑道。向天笑跟著道:“沒錯,老天非要在一坐山中放上兩只老虎,我們也沒有辦法。”

謝文東搖首,扶住額頭道:“辦法不是沒有,而且很簡單。”向問天淡然道:“只要一只老虎咬死另一只老虎,那就天下太平嘍。”謝文東向著他輕晃手指,笑道:“北面的老虎決不會是倒下的那只。”“我相信南面的老虎會站到最后。”向問天肯定道。

謝文東道:“我們可以賭上一賭。”“賭注是什么?”“自身的性命加上天下!”“哈哈,你知道嗎,我有些喜歡上了你的狂妄。”“最好不要這樣,我的狂妄是會要人命的,因為……”“因為你很聰明!”“原來你的記性也很好,哈哈……”“哈哈……”二人相視而笑,要是不知道內情的人,一定會認為這是兩個好友間在談笑,可在房間眾人的眼中,二人已經開始互相下了戰貼。

南北洪門合并的事,就在謝文東和向問天的談笑間宣告流產。這就是江湖。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七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145.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