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呵呵!”謝文東心中一喜,看來自己蒙得還是相當準確,笑道:“其實我也沒說非要將軍用這個價格賣給我,沒公斤少加一點利潤,對我們雙方都有利。”“恩!”桑丘點點頭,摸著下巴道:“我確實可以讓利,不過,你軍火的價格方面是不是也應該讓我心中有數。”

謝文東想了想,還是先拖延一下時間,道:“明天我會給你一份詳細的質料,畢竟有些事我一人無法決定。”“好。”桑丘道:“最好不要讓我太久等。”說完,打個呵欠,歉然一笑道:“昨天忙了一晚,年紀大了和年輕時畢竟比不了,我想謝先生休息的也不好,還是早點去休息吧。”

“將軍言過了,其實你還正當年。”謝文東起身客氣道:“既然這樣,我就先告辭了。”桑丘道:“赫上校,去幫我送送客人。”謝文東和赫強走出房間,心里琢磨著心事,看來自己要盡快和黑帶取得聯系,從他們口中得到準確的情報比自己亂蒙要好的多。想了一陣后,對赫強道:“赫上校,你這里有沒有電話,有一些具體的情況我要和家里面的兄弟商量。”

赫強拿出手機交給謝文東。兩人走過百余名俘虜時,看見瓦幫士兵正對他們拳腳相加,謝文東問道:“這些人準備怎么辦?”

赫強冷笑道:“將軍的意思是讓撣東方面花錢贖回去,不過,我想撣東是不會花大筆贖這些俘虜的,同樣多的錢他們可以雇傭更多的年輕士兵。”謝文東疑問道:“那他們……?”赫強陰森一笑:“我們有三百兄弟長眠地下,這筆帳自然會算在他們頭上。晚間會有一次盛大的集體宴會,慶祝我們成功打退撣東同盟軍的偷襲。到時,也是這些人生命了解的時候。”

對于這些人的命運謝文東表示惋惜,生在這樣的國度,活命都是一種奢侈。謝文東并沒回到自己的房間,和赫強分手后獨自走到野外僻靜處,給三眼打了電話。三眼接到他來的電話很興奮,把H省的情況簡單介紹一遍后開始詳細說自己向臨省擴張的事,東三省現在已經都有文東會的勢力,雖說伸到另外兩省的勢力沒有象H省那樣一手遮天,但文東會的底子好,要錢有錢,要人有人,要槍有槍,不管在哪里都不是一般幫會所能抗衡的。提到槍,謝文東問道:“最近我們和黑帶有交易嗎?”

三眼道:“當然,前一陣我們剛賣給他們一批粉,并買下三十箱軍火。東哥,現在幫會勢力在擴大,人也越來越多,總是有兄弟追著我要槍,我打算過一陣再買一大批。”謝文東暗暗點頭,三眼是帥才,的確是有能力的人,說不定文東會在他手中比在自己掌管的情況下發展還要快,想到著,謝文東得意一笑,道:“張哥,你現在馬上和黑帶取得聯系,我要他們的軍火明晰。火箭筒,地雷,步槍,反正不管是什么,只要在戰爭中能用到的武器都給我一一記錄下來,同時價錢也要說明。”

三眼聽后先是一楞,然后腦袋里的血液沸騰燃燒起來,顫聲道:“東哥你要用于戰爭的軍火干什么?不是要和,要和政府開戰吧。反正不管怎樣,你坐國家元首我一定第一個支持!”謝文東仰面一笑,道:“我看你的膽子比我還大,和政府開什么戰,我們現在不是活得很舒服嗎,對現況沒什么不滿。我要軍火是為了應付金三角。”

“什么?東哥你在金三角?”三眼一拍腦袋,嘆道:“你看我,一高興連東哥在哪都忘了問。對了,東哥你在金三角安全嗎?他們沒有對你不利吧。”“沒有!”謝文東笑道:“這里風景秀麗,人們也夠友善,是個比較和平的國度。”謝文東不想讓兄弟們擔心,只好信口開河。三眼聽后果然放心,嘟囔道:“東哥的速度也太快了。前兩天我打電話你還在洪門,現在又到了金三角,神出鬼沒的。”謝文東呵呵一笑道:“好了,我現在去辦我剛才說的事,我這邊急用。”三眼道:“一會問明我怎么把資料給你?你那里有沒有傳真或者電腦之類的媒體?”謝文東看了看周圍的環境,連電線竿都沒有更別說傳真機和電腦了,無奈的搖了搖頭,嘆口氣道:“看來,一會你只能念給我聽了。”

謝文東了解一莊心事,精神也輕松下來,先去看了看受傷的老鬼,正爬在床上呼呼大睡,屁股翹得很高,上面密密麻麻纏了不少紗布,謝文東搖搖頭并不打擾他,看見老鬼睡著香,自己也有了些許倦意,打個呵欠,回房間休息。本來想睡個好覺,可三眼的速度實在太快,更躺下沒有五分鐘電話就打回來。謝文東忍住疲倦,將三眼所說的種類、價格、性能等方面一一用筆記好,然后又在每個單品的價格上加了百分之五十,好不容易處理完了,長呼一聲,摔在床上。

正如赫強所說,晚間的宴會確實很盛大。在一處廣場內四圈密壓壓坐滿了人,放眼望去人數不少于千人。場地中到處是堆砌起來的篝火,上面放在新鮮的全羊,已經被烤得發紅,濃重的肉香飄滿全場。女人不停的在人群中穿插倒酒,氣憤好不熱鬧。謝文東被赫強從床上拉到廣場時眼前就是這般情景,熱鬧的場面讓他精神了不少,臉上帶著笑坐在人群中。桑將軍坐在一張大桌子后,后面站有他的貼身衛隊。見謝文東來后,將軍起身招呼道:“謝先生是我的貴客,請到這邊來坐!”

赫強呵呵一笑,拉起謝文東走了過去。老鬼不知什么時候也來了,坐在將軍旁邊,準確來說是跪在那里,他的屁股有傷,只好采取這個姿勢。謝文東在將軍的示意下走到他的右手邊,席地而坐。桑將軍環視了一圈,起身揮了揮手,周圍聲音頓時小去,場中只有烤羊肉發出的‘孜孜’聲。桑將軍用緬語大聲道:“昨天敵人對我們發起了突襲,人數是我們的數倍,但是你們,我的士兵們抵擋住撣東同盟軍野獸般的進攻,最終讓他們落荒而逃,為我們瓦幫爭取了榮譽。雖然,有三百多兄弟長眠于此,讓我們為他們的英勇而致敬。”說完,舉起酒杯倒在地上,其他士兵也紛紛效仿,將碗中酒倒在腳下。謝文東雖然不懂他說什么,但看他模樣也知道在祭奠死去的士兵,心中暗笑,看來這桑將軍不只學習了中國的語言和軍事,也將中國的風俗模仿得有模有樣。想罷,謝文東也面帶哀傷之色,將杯中酒喝了一半,剩下的灑在地上。

簡單的默哀一會,桑將軍拍了拍手。幾個士兵壓著三名渾身**的俘虜走到場中,赫強起身大聲道:“吃飯之前我們先玩個游戲。我們出三個人,分別和這三個撣東狗搏擊,誰能在最斷時間內殺死他的對手,那他就是獲勝者,將軍必有重獎!”

瓦幫士兵聽后,一各個搽拳磨掌,都有下場一試身手的意思。這時,三個年輕氣勝的士兵從人群中跳出走到場中,周圍頓時響起歡呼聲和掌聲。三個士兵被每人發了一把寒光閃閃的砍刀,將俘虜的綁繩松開后,分別挑了各自的對手。

謝文東看著俘虜絕望的眼神,結果已經浮現在他眼前,對旁邊的老鬼道:“鬼兄,我想將軍讓士兵準備開始屠殺吧!”

老鬼一臉興奮的看著場中,笑道:“那是當然。這些俘虜一個都活不了。用槍殺還浪費子彈,不如交給士兵當練手的工具。”

老鬼一臉輕松的說著,謝文東卻暗自心驚,看來自己的觀念畢竟和他們有本質上的區別,瓦幫這種類似于原始人的做法被他所深深不齒。的確如謝文東所想象中的那樣,場中哪里是搏擊,根本就是單方面的屠殺。士兵揮舞著砍刀追逐著毫無反抗之力的俘虜,只一會工夫,三人已經被砍得渾身是血,摔在地上。時間落后的士兵心有不甘,在俘虜的尸體上又是連連砍了數刀。獲勝的士兵一臉興奮,得到將軍獎賞的金錢,合人民幣差不多一百元,這在緬甸已經是不小的數目。

接著,看押俘虜的士兵上來將尸體拖了下去,同時又拉上來三名俘虜,他們的命運和前面那三位一樣,很快就橫尸于地。羊肉已經烤熟,擺在謝文東的面前,見旁邊的桑將軍及老鬼眾人都邊吃邊興致勃勃的觀看場中屠殺,他一點胃口也提不起。其實不管是金三角的瓦幫也好,還是充滿野性的撣東同盟軍也罷,他們根本都是一樣,在他們的身上有時根本找不到人性。

這一頓飯可以說是謝文東吃過的最反胃的一頓,雖然場中的香氣拼命的向他鼻子里擠。

第二天。桑將軍在金三角召開會議,前來的參加的有東南亞各地區的大毒梟,商議今年收成可憐的毒品如何分配。一清早,金三角開始忙碌起來,不時有各地區的老大前來。桑將軍的大廳內,早已有數人圍坐在中央長桌子周圍,互相議論自己這次能分到幾層。這里沒有人認識謝文東,加上他又年輕,沒人將他放在眼里,自然也就沒人和他說話。謝文東樂得輕松自在,獨自一人閉目養神。聽得旁邊各種各樣的異國腔調,實在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等被邀請的人都到齊,桑將軍才從內屋走出來。各地的毒梟紛紛起身向他問好,他們在本地區都是一方霸主,但到了金三角卻不得不收斂起身上的霸道,對桑將軍更是客氣有加,畢竟貨源是來自這里。桑將軍揮揮手,讓眾人坐下,說道:“大家已經知道,今天金三角的收成并不理想,貨源就這么多擺在各位眼前,具體怎么分我不好說,你們認為應該怎么辦?”

眾人互相看了看,一位平頭圓臉的中年人道:“我有數百弟兄在等著我開飯,今年的貨我打算收兩層。”

話音剛落,就有人不滿道:“不是只你才有兄弟等著吃飯吧!在坐的哪位沒有。你老大倒是好大的胃口,一張嘴就想要走兩層,我們其他人都喝西北風去嗎?”“哼!”圓臉冷笑一聲,道:“要走兩層已經算是客氣。我們越南幫就有這樣的胃口,你們香港仔算個屁,這里還有你們說話的地方。”

一個頭發染成金黃,三十多歲的中年人笑了一聲,道:“你們之間怎么分我不管,今年還是和往常一樣,我照收五百公斤。”

“五百公斤?你他媽的獅子大開口啊,這可是今年三層的貨!”反對聲頓時響起,眾人紛紛說出自己想要的數目,爭執不下。大廳內只有三人沒有說話。一個是笑容滿面的謝文東,一個是穩如泰山的桑將軍,還有一個是不到三十歲,臉上帶刀疤的青年。那青年進了大廳后始終沒有開口說一句話,而是一直看著自己的手指,他的手指很白很細也很長,比女人的手還漂亮。所以連謝文東也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心中暗贊了一聲。他感覺這青年他很面熟,應該在哪見過,可是又偏偏想不起來。

眾人的爭論聲越來越大,青年嘆了口氣,說道:“真是一群煩人的家伙!”說完,手中不知什么時候多出一把槍,對著身旁正爭得臉紅脖子粗的中年人腦袋就是一槍。“砰!”一聲槍響,中年人沒吭一聲,仰面栽倒。房間內頓時鴉雀無聲,眾人都帶著驚訝的目光看著那青年。謝文東也很吃驚,吃驚不是因為青年的槍,而是青年剛才說的話是標準中文,還是標準的東北口音。謝文東很奇怪,他不知道在東北還有這樣一號人物,一個能被金三角所邀請的人。房間外,老大們帶來的手下聽見里面有槍聲,知道一定是出了大事,先是一陣大亂,然后紛紛向房間內沖去,但馬上被守在房間門口數十真槍實彈的士兵攔住。

大廳內。青年又開始看著自己的手指,眼睛也不抬,淡然道:“人死了,就不用再去爭什么利了,這樣多好。”

最開始說話的圓臉中年人顫聲道:“你這是什么意思?”

青年人抬手又是一槍,沒有任何預兆,也沒有任何人會想到。中年人睜大眼睛,不敢相信的倒了下去。青年人道:“不要對我說令我聽不懂的語言。所以,在這里,不會說中國話的人就趕快給我閉嘴,如果不想死的話。”

眾人看了看將軍,后者一臉默然,上面寫滿了不關我事,你們自己解決。有三位老大幾乎同時出槍,但是他們的槍都沒有拔出來,而且也永遠拔不出來。三人的眉心正中多出一個血紅的小窟窿。大廳內靜得連心跳聲也可以聽見,青年出槍的速度之快是眾人平生僅見的,而且又準又狠,不留一絲余地。青年還是自顧自的說道:“以前有很多人都想和我比誰拔槍的速度快,開始我總輸,可后來,沒有人能贏我。”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二十八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156.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