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章

所屬目錄: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呵呵,六道兄,你覺得同人也OK?可我怕別人打我.你要真肯,就給我發個短信.我來寫.嘿嘿,不過,還需要你的幫助才是,因為我對黑社會了解不深.魔邪神

答:不怕,你發到六道專區去吧。

寫得不錯,不過有一個問題,黑社會真那么好混嗎????大嘴河馬

答:100個人混黑社會,只有一個出頭的,這一個出頭的估計混不到多久,不是被砍就是被抓。希望大家不要去混黑社會。小說只是供大家娛樂消遣的,不能當真。

————————————————————————————————

謝文東走出賓館,無奈的嘆口氣。桑將軍透露的消息不假,麻楓的勢力在云南當真是不可小窺,自己剛到昆明,行蹤就被其發現,看來想找個安身之處過一夜也是很難的。他信步走在街道旁,身后一輛飛馳而來的白色面包車引起他的注意,經歷了多次生死關頭讓他有種超乎常人的敏感和嗅覺,只有眼角的余光一掃,感覺不對勁,反射的滾向一旁。

“啪!”的一聲輕響,街道旁邊商店的落地窗出現個手指大的窟窿,謝文東從地面一躍而起,穿進離他最近的商店內。回頭一瞧,面包車已經停了下來,里面跳出三人,三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大漢。謝文東對這三人并不陌生,所以他頭也不回的向商店里面跑去。那三人正是麻楓去金三角時所帶的六隨從之中的三個,他們的身手謝文東領教過,各地毒梟帶來數十隨從都是高手,但在這六人的攻擊下沒有超過五分鐘就全部了帳,他沒有自信能勝過其中的三個,所以他毫不猶豫的選擇逃跑。

這是一間專賣店,由于現在時間已經很晚,工作了一天的營業員已經下班,只有老板在。老板是個中年婦女,一張笑面,很適合做生意的那種。謝文東竄進來后直接問道:“有沒有后門?”

女老板被他嚇了一跳,疑問道:“后門?你問后門干什么?我們這里是做生意的地方,又不是過路的城門,你要走就……”

謝文東沒時間聽她羅嗦,掏出腰間的槍,揮手向后面正追過來的三個大漢連開四槍,然后冷然的盯著老板。老板臉色頓時大變,雙腿發顫,不用謝文東再發問,手指身側道:“后門在那面!”

“謝了!”謝文東瞇眼一笑,疾步跑了過去。果然,有個不到一米寬的小門,他抬腳將門踢開,大步流星向外面的胡同里跑去。三個大漢被謝文東的四槍阻擋了一下,走進商店時他已經從后門逃出去。看見老板吃驚的目光,什么話也沒說,直奔后門而去,最后一個人出門之前停下腳步,回頭大聲道:“老板!”

女老板莫名其妙的回頭。哪知那大漢抬手一槍,正中她的眉心,然后面無表情的走出后門。麻楓和他的死鬼老哥麻五一樣,都是被國家通緝的要犯,見不得光。他的手下自然也是光明不到那里去亡命之徒,在這種發生槍戰的情況下女老板一定會去報案,但三人的面貌又都被她看見,想讓女老板保守秘密,大漢選擇了最直接最簡單的方式。

謝文東邊跑邊想笑,自己好象一直跟逃跑很有緣,不過這樣也好,跑步既可以勉勵自己又可以鍛煉身體。能在逃命時想到這些的也只有謝文東。他這是第一次來昆明,對這里的地形陌生的很,在胡同里轉彎末角,到最后他自己都分不清東西南北。可后面沉重的腳步聲一直沒有消失,謝文東心中暗嘆,這三人真是有一付好體力,最主要的是還很有棄而不舍的精神。不知道麻楓從哪里找來如此狠的角色。

左轉右轉,眼前出現一片面積極大的住宅小區。謝文東精神一振,躲進住宅樓內還真不容易被找出來,而且有機會的話還可以適當反擊。他加快步伐,身子如箭般飛奔至小區內。可是很快他就后悔了,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每座樓房的大門都是帶鎖的,和J市的情況截然不同。正在他焦急的時候,正好發現前面不遠處有人在開樓鎖。他的速度發揮到了極限,在樓門沒關之前,象只貍貓一樣竄了起去,同時回手將門輕輕關好,只發出微弱的聲音。開門之人感覺不對,回頭一瞧,只看見一個黑影,張開嘴巴剛要尖叫被謝文東伸手堵住,同時將槍頂在那人的腦袋上,低聲威嚇道:“不想死的話就安靜點!”

謝文東邊捂住他的嘴,邊透過門縫向外看。三個大漢就站在樓前,目光四下搜索著謝文東的蹤影,可是哪還有半個人影。三人互相看了看,分散開來,向附近的幾個門洞走去,其中一人是向他所在的單元緩步而來。謝文東暗道不好,趴在那人的耳邊道:“帶我去你家,快!”貼近那人后鼻子里聞到淡淡的香氣,心中一動,暗說原來是個女的,那就好對付了。由于一樓的感應燈壞了,光線暗極,謝文東又出于匆忙,精力都放在外面大漢的身上才一直沒發現。

女人由于被捂著嘴,發出嗚嗚的聲音。“我可以放開你,但你要是敢叫我一定不會手軟!”謝文東將手松開,但槍緊緊貼在女人的腰間,說道:“快點,別讓我說第二遍!”

女人點點頭,向樓上走去,謝文東緊隨其后不敢大意。女人住在三樓,打開房門后謝文東將她推進房間,然后再輕輕關好房門。進入房間后,謝文東終于松了口氣,見女人顫抖的樣子,他一笑道:“你不用害怕,我一不為錢,二不為你的人,我只是躲避一會,馬上就走!”

女人哦了一聲,垂下頭,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房間內沒有開燈,只有外面月光勉強照進房間內,女人的樣子謝文東看不清,但直覺應該是很年輕,捂住她嘴時,她的皮膚柔嫩而又富有彈性。兩人在房間內靜靜的坐著,誰都沒有開口。謝文東在想著自己的心事,麻楓的存在對他來說是一種威脅,這種威脅甚至是致命的,對于文東會而言。不管是從金三角運回毒品,還是將軍火運至金三角,云南都是必經之地。而雄居在云南的麻楓定會明里暗里搞破壞,他一日不除,這條路線就打不開。而要打擊麻楓就勢必牽扯出南洪門。麻楓能穩居南洪門勢力之內的云南,只有笨蛋才想到他和向天笑有關系。謝文東不是笨蛋,而且比誰都明白這其中的道理,南洪門的毒品有八成都是麻楓提供的。“真是麻煩啊!”謝文東苦惱的自語道。

謝文東站起身,來回在房間內走動,腦中想著應對的策略。打倒南洪門,以現在北洪門的實力再加上文東會傾巢而出沒有個兩三年是下不來,可軍火換毒品已經是刻不容緩的,不然,金三角方面也不會輕易放過他。越想心越亂,謝文東嘆口氣,又坐了下去。女人似乎看出謝文東正如他剛才所說沒有傷害她的意思,繃緊的神經也輕松下來,眼珠轉了轉,說道:“你好象有很多心事,你剛才是被警察追嗎?”

謝文東不想多費口舌,隨口道:“是的!你家里有水嗎?”

“冰箱里有可樂。”女人說道:“你為什么被警察追,販賭?走私?還是搶劫?”謝文東淡然一笑沒有說話,拿出可樂,邊喝邊打量屋內的設計,環視著大廳緩緩走動。女人心中一震,急忙站起身,謝文東晃晃手中槍,示意她不要起來,女人只好又無奈的坐下。他隨意走著,走過書桌時停了下來,頓了一秒鐘,然后退后兩步,拿起桌子上的相架走到女人身前,問道:“警察?”女人嘆了口氣,沒說話。謝文東也嘆了口氣,自己的運氣實在不錯,竟然闖進了警察的家,而且還是女警,這就難怪一個女人為什么如此晚才回家,為什么如此輕易而不掙扎的把陌生人放進自己的家,他悠然道:“給我!”

“什么?”女人故作迷惑道。謝文東瞇眼道:“槍。手銬。”女人緩緩從腰間掏出槍,放在地上。謝文東彎腰拾起,手剛觸到地上的槍,他發現自己錯了,太小看這個一直沒有反抗的女人。女人出腳如電,猛踢向他的小腹。謝文東只好放棄撿槍,回手擋住了這一腳,剛直起身,另只手腕一痛,手里槍已經脫手而飛。謝文東甩了甩手,瞇眼笑道:“身手不錯!”

女警得意一笑,冷道:“你不是第一個這樣說我的人!”謝文東道:“希望我也不是最后一個!”說著話,他猛竄到女人近前,揮拳擊向她的軟肋。女警見他來勢兇猛,后退一步閃開,同時出腳還擊。很快,二人在房間內打得不可開交。

五分鐘后。謝文東坐在床邊大口大口喘著粗氣,臉上卻寫滿了興奮,笑道:“一個女人,如此能打,誰還敢娶你!”拿起女警的錢夾,從里面拿出她的身份證。女人眼睛瞪著他快要噴出火來,謝文東假裝沒看見,拿著她身份證道:“你看看我說的沒錯吧,二十六歲了還沒有結婚,女人還是在家里做個賢妻良母好。”

如果現在女人的眼睛真能噴出火來,謝文東一定被燒成灰碳,可惜她不能,動一下,甚至叫喊一聲都不能。謝文東撕開床單將她成大字形綁在床上,嘴里也被堵得嚴實。他悠閑的喝著可樂,看著憤怒的女警在床上掙扎他很得意,剛笑一下,牽動了嘴角上的傷,打開燈,邊照著鏡子邊道:“你下手還真狠啊。”“嗚嗚……”

看了看胳膊和脖子上被撓的紅印,謝文東問道:“你家里應該有醫藥箱吧?”“嗚嗚!”

“醫藥箱在哪?”謝文東趴在她旁邊,拿掉她嘴里手巾問道。女警終于得到說話的機會,喘了口氣,開嘴大罵:“快吧我放開,你這該死的混蛋,流氓,王八蛋,你這個豬……”謝文東回手又將她的嘴堵上,悠然道:“我自己找吧,不過還要謝謝你的夸獎!”說完,還掐了掐女警漲紅的面頰,又惹得她一陣悶叫和掙扎,謝文東哈哈大笑,但馬上閉嘴了,嘴角痛得快讓他掉眼淚,心里嘀咕著:下回見到老鬼一定要和他算帳,說什么云南的姑娘各個都溫柔賢惠,可自己碰到的都是要命的母老虎。

謝文東從櫥柜內找到醫藥箱,邊搽拭傷口,邊向窗外看去,夜色雖朦朧,但還是能隱約看見三條人影,他搖搖頭,暗道真是三個麻煩的家伙。想了想,謝文東拿起女警身份證,柔聲道:“原來你叫秋凝水,很好聽的名字嘛。”見女警瞪眼看著他,馬上道:“其實我不是壞人,更不會對你怎么樣。你聽說過政治部嗎?中央政治部!”

女警一楞,搖搖頭。謝文東繼續道:“其實我直屬于中央政治部東北分部,”說著,將證件放在女警眼前,接著道:“我來云南是為了秘密調查這里幫會走私毒品的案子,可是卻被一個這里叫麻楓的大毒梟盯上,他怕事情走私毒品的事情敗露派人追殺我。麻楓,你做警察的應該聽說過這個名字吧?!”女警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沒有逃過謝文東的眼睛,拿掉她口中的毛巾。

“麻楓?”女警道:“我確實聽說過這個人,但他是正當的生意人,而且在云南很有名氣的。”

“你錯了!”謝文東肯定道:“那只是他的掩護,表面上的正當生意也只是他將買賣毒品所得的黑錢洗干凈的工具!”謝文東對麻楓根本談不上了解,至于他做正當生意更是一無所知,只是根據他自己的經驗猜想的。他的名下也有正當企業,非法所得錢財大量投入企業,然后再通過做假帳的手法轉化成合法所得。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158.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