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一卷 少年熱血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這天,謝文東想到鬼蜮去看看,把李爽從學校里拉出來。本來一開始李爽還有些不高興,但一聽謝文東說去鬼蜮馬上就樂的屁顛。原來謝文東規定,會里的學生白天必需在學校上課,要去鬼蜮玩只有等放學。張研江這個執法堂堂主和他下面的兄弟一天到晚在學校里盯著。

李爽氣得曾和張研江說:“你為什么不讓門衛的老頭下課,你去把門呢!”后者則很認真的說:“哎呀!我怎么沒有想到這一點!我得去和東哥商量商量!”沒說完,一邊的李爽已經暈倒。今天謝文東主動來找他怎能不讓他高興呢,歡呼一聲,在其他兄弟‘熱情’的目光下拉著謝文東就往校外跑。

今天鬼蜮的生意很火暴,來人不少。主要是因為水姐不知道在哪找來一幫年輕漂亮,能歌善舞的姑娘表演。姑娘們穿著‘清涼’的衣服,站在場地中央,隨著動感的音樂盡情的扭動身體。黑色的內褲在超短群下面若隱若現,這比不穿裙子更能引人聯想。數百人圍在場地周圍,歡呼跳躍,刺耳的口哨聲一陣接一陣傳來。

謝文東和李爽進來后看到的就是這個情景。李爽盯著場中,眼珠都快飛出來了。謝文東一看他這樣,搖搖頭,向那里走去。剛走不遠,三眼就跑了過來,彎腰說:“東哥!”

謝文東點下頭,問道:“這些人是這里老板找來的?”

因為太嘈,三眼沒有聽清,拉著謝文東上了二樓一間包房里。不一會,李爽也跟進來,看見三眼問道:“三眼哥,外面那些妞是哪弄來的?又靚又正點!”

三眼瞥瞥嘴沒理他,對謝文東說:“東哥,那些姑娘都是水姐找來撐場面的,經過那天干了色貓后,這里生意有些不太理想,水姐特意找些漂亮姑娘吸引客人!”謝文東一楞,疑問:“水姐是誰?”

三眼呵呵一笑說:“就是這里的老板。今天她也在,不知道東哥是不是想見見她?”

謝文東點點頭,說道:“既然是這里的老板我理應去見她。她是個怎么樣的人?”

三眼道:“說不清,見面你就知道了!反正是個很有能耐的女人。”

謝文東哦了一聲,站起身剛要和三眼向外走。這時門開了,從外面進來一位漂亮性感的年輕女人。一身黑色的皮裝。黑皮的小甲克沒有紀扣,里面是一件低胸緊身白背心,下面穿超短黑皮裙,黑色的小皮靴。皮膚白凈,和黑色皮裝形成強烈反差。容貌也很嬌艷,披肩直發自然的梳在腦后。

三眼見她進來一笑,對謝文東說:“東哥,這位就是這里的老板,水姐!”然后轉頭對水姐說:“這位就是我們老大,東哥!”

水姐呵呵一聲嬌笑,來到謝文東面前,伸手說道:“久仰東哥大名,經常聽大家提起你。沒想到年紀這么小啊!”

謝文東握住水姐的手道:“過獎!水姐這么說讓我無地自容了。”水姐笑道:“兄弟坐吧,大家別都站著了!”三人從新坐好,謝文東和水姐聊了起來。

李爽坐在一旁口水流的好長,自從水姐進屋,李爽的眼睛就沒離開她的身子,心里暗叫可惜,漂亮是很漂亮,年紀就是大了點。雖是如此,李爽還是忍不住有些勃起。李爽臉色微紅低下頭,四下瞄瞄,見沒人注意他,才長出一口氣。

謝文東和水姐談了一會,突然問:“水姐,你在社會上混的時間比小弟長,知不知道那里的白粉最便宜?”

水姐想了一下說:“我知道J市一般幫會取貨都是從三大幫會里出。現在斧頭幫老大死了,會里正亂,已經逐漸有垮臺的趨勢。青幫和兄弟會應該都是不錯貨品來源地,價格也公道。”

謝文東搖搖頭說:“既然全市的黑幫都去他們那里拿貨,價格應該也都是固定的。我想要找一個新的貨源,最好不是在本市市區。很少有人知道的地方。”

水姐點點頭說:“你的意思我明白,讓我想想!”想了一會,水姐說道:“我到是想起一個。在H縣有個麻五,是做白粉買賣的,曾經也風光一時,J市有好多人去他那里取貨。但是被警察抄過幾次,現在好象收斂了很多,去他那取貨的也沒幾個了!”

謝文東點頭問:“那水姐你知道麻五的聯系方法嗎?”

水姐說道:“我有他的名片,不知道現在是不是還有效!一會你走的時候我拿給你。”

謝文東道:“真是謝謝你了!”水姐嫣然一笑:“別客氣,其實我們也算是自己人嘛!你比以前那個色貓強多了,至少不會吃我豆腐!咯咯~~”

三眼看謝文東有些尷尬,在旁邊一笑道:“我們東哥還小啊,水姐別逗他!”

水姐笑說:“我只是開個玩笑了!東哥別當真啊!你們聊吧,我先走了。”

謝文東和三眼站起來送水姐出去。見她走遠后,三眼對謝文東說:“東哥,你看這個水姐怎么樣?”

謝文東搖頭說:“屬于墻頭草那種,十有八九靠不住。但是我想他說的麻五應該卻有其人,等我們有本錢了我得去趟H縣,把麻五聯系上。”

三眼皺眉說:“就怕真象水姐說的那樣,找不到人啊!”

謝文東呵呵一笑說:“車到山前必有路,到時自會有辦法的!”說完,轉頭一看李爽正做在沙發上發呆。三眼上去踢了他一腳,“老肥,干什么呢?”

李爽從幻想中醒了過來,滿臉通紅,頭也低下來。三眼楞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見謝文東用疑惑的眼光看他,三眼說道:“這小子我看是在‘意淫’呢,哈哈!”聽完三眼的話,李爽頭更低了,典型的鴕鳥心態。

謝文東見狀也笑了,拍了李爽肩膀,向外走去。在迪廳坐了一會,謝文東受不了震耳的音樂和尖叫聲。叫三眼去找水姐把麻五的名片要來,然后拉著李爽離開。

走在相對安靜的街道上,謝文東覺得輕松很多。看了看旁邊低頭的李爽,明白他的心思,輕聲說:“小爽,我看你應該交個女朋友了!”

李爽嘟囔:“我看得上眼的人家看不上我,能看上我的我還看不上眼。東哥,你說我怎么辦?!”

謝文東自己也是個愛情文盲,他想不出個注意,呵呵一笑說:“感情的事就隨緣吧!但是你給我記住,別打水姐的注意,她不是你能對付的女人!”

李爽哦了一聲,連他知道不能相信,自己會對一個比他大盡十歲的女人動心。謝文東看他的樣子,暗自搖搖頭,心想自己應該幫李爽找個不錯的女孩子,省得總胡思亂想。

過了兩天,高強等人回來,沒敢去學校找謝文東,直接去了欣欣臺球廳。這里已經成了文東會第一聚集地,有什么事情一般都會先到這里。自從三眼去了鬼蜮,在欣欣里的兄弟也少了很多。高強到后派出兩人,分別去找謝文東和三眼,然后和其他人把帶回來的東西搬到里屋。

過了半小時謝文東還有各堂的主干都到了。謝文東見到高強第一句話就問:“強子,買回來了嗎?”

強子點點頭說:“東哥,我們去里屋看看!”說罷,一群人來到里屋。里屋的地上放了三個大兜子,里面鼓鼓的,大家猜想這里面就是槍了。

高強把一個兜子打開,從里面拿出一把長二尺的雙管獵槍交給謝文東,說道:“東哥,你看這東西怎么樣?”

謝文東把獵槍拿在手中看看,感覺分量不是很重。他從小除了玩過玩具槍外,對真槍可以說沒有分毫的了解,心說:鬼知道這槍是好是壞!謝文東沒有說話,把槍遞給三眼。三眼雖說年紀大點,但是對這獵槍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高強對謝文東說:“東哥,獵槍比想象中的便宜多了,不到一千快錢就買下一把。這回我帶了三十七把回來,實在是沒有太多了,我親戚幫我把全村都收遍了。對了,還有三把小五四,只有這么多,實在在買不到了!”說完,從衣服掏出三把手槍。

謝文東滿意的點點頭問:“子彈帶回多少?”

高強哈哈一笑說:“子彈既便宜又多,一發才幾毛錢。”說著,問一個和他同去的兄弟:“二濤,我們買了多少子彈?”叫二濤的兄弟笑說:“其實我們也沒買多少,大多都是買槍時人家送的。加一起總得有上萬發吧!”

謝文東聽完,拿起把獵槍問高強:“這槍你用過嗎?”

高強說道:“這幾天我們幾個去了幾次山里,把槍都試用過。奶奶的,威力大的狠。五十米內的兔子一槍打下去,渾身都是窟窿。就是后坐力大點,冷得一用還有點不太習慣呢!”

謝文東把玩手里獵槍,暗想:買來獵槍不是為了嚇唬人的,到危機時刻還是得開槍。到時就怕兄弟們第一次用槍控制不好,再傷了自己人。想到這,謝文東對大家說:“J市有沒有能練槍的地方?”

大家想了一下,這市區要找個練槍的地方太難了,人口密集,分散的也廣。要是被聽見槍聲,說不定有嘴欠的去報警。何浩然看看大家,對謝文東說:“東哥!我看在市區不行,郊區可以。特別是西郊,那里荒蕪,都是一片片的大草地。”

李爽道:“郊區好是好,但是總不能讓我們一幫人拿著槍坐車吧。人家還得以為我們去搶銀行呢!”

其他人也覺的李爽說得有道理,紛紛點頭。

謝文東考慮一下對三眼說:“張哥,你想辦法買一輛二手的大解放。破點沒關系,能開就行。然后找個會開車的兄弟,幫他弄個駕照!”

三眼點頭說:“恩,這個好辦。現在二手車有得是,架照花點銀子就能買下來!這些包在我身上了!”

謝文東看了看三個大兜子說:“把東西藏好!這槍的事誰都不要向外聲張,不要以為幫會里有槍你們就厲害了,可以到處惹事。我要是知道誰這么做了,絕不輕饒他。知道嗎?”

大家齊聲說:“知道了!東哥!”

謝文東點點頭,對眾人說:“大家去自己堂口找些狠點,機靈點的兄弟,車一買回來大家就去練槍!”“是!”

“好了,沒有什么事了,大家現在可以走了!”眾人紛紛離開。

謝文東把三眼叫住,問道:“張哥,猛虎幫你查的怎么樣了?”三眼小聲說:“地址搞清了。人數大概在十人到二十人之間。如果兄弟們槍法練的準,加上突襲,不超過兩輪攻擊就能把他們全作掉!”

“消息可靠嗎?”三眼嘿嘿一笑說:“我有個朋友就在猛虎幫里做小弟。那小子不會騙我!而且我也親自去過一回!”

“恩!還是小心點。張哥你再去查一遍,我們一定要做到萬無一失,一擊必勝。要不剛剛成立起來的幫會就很可能垮掉!”

三眼咬咬嘴唇說:“好,東哥,那我就再去查一遍!”謝文東拉著他的手說:“小心點,查不到沒關系,千萬別人發現了!注意自己的安全!”三眼感激的一點頭說:“東哥放心,我心里有數!”

過了兩天,三眼找人買一個輛大解放,真的很貫穿謝文東的意見,這輛破車破得看不見車身的本色,開起來不用按喇叭,二十米外都能聽見震耳的‘嘩啦’聲,象是隨時都有可能散架。架照到是還得過幾天能辦下來。

謝文東考慮到時間緊迫,車買回來當天就拉著眾人帶上獵槍去郊區。大家年紀都不大,男人也很少有不愛玩槍的,一聽去打槍都是興高采烈。謝文東等人在西郊找個荒蕪人煙的地方,把幾張畫著圓圈的大紙掛在樹上。一聲令下,拿槍之人同時扣動扳機。槍聲過后,紙被打得稀碎。

謝文東呵呵一笑,對大家說:“兄弟們,你們每人找一棵大樹練吧!用這槍沒法打靶子!”眾人一聽,紛紛去找大樹。謝文東給三眼,高強,何浩然每人發了一把五四手槍。李爽一看急了,大聲說:“東哥,我也要!”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一卷 少年熱血 第十八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18.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