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一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一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落地時已經到了五米開外,又向后滾了三四米才停住。小個子翻身趴起,身子沒站穩,又蹲了下去,‘哇哇’吐出兩口血。

胸口是人體要害之一,重擊可傷及內腹,謝文東力量一般,如果換成姜森,這一腳夠要那小個子的命了。

謝文東一腳將他踢飛,沒等追上前,呼啦一聲,圍上來二十多號。任長風一個箭步竄上前,對著一人腦門立劈華山就是一刀。那人急忙躲閃,那知這只是虛招,刀沒等落實,任長風改劈為刺,刀身擦著那人肋骨刺了進去,刺得不算深,但足夠要那人的命,任長風輕輕拔出刀,長笑一聲,狂道:“不要命的盡管來吧!”他的刀法另人心顫,但他的話也同樣擊起南洪門的獒氣。他話音剛落,幾乎同時竄上五六個人和他戰在一起,雙方你來我往,混戰成一團。

謝文東邊打邊四下尋望,希望能找到對方主事之人,如果能將其制服,這仗就好打多了。他瞄了一圈,結果失望了,人群里沒有一個象是發號施令的。看來敵人沒有完全出動。想到這,謝文東加緊揮舞手中的片刀,現在耽誤的時間越久對自己一方越不利。這時,迎面刺來一刀,謝文東舉刀向外一磕,片刀從他耳根下刺過,他出手如電,一把將對方的頭發抓住,向回一拉,對方吃痛彎下腰,謝文東抬膝蓋猛撞那人面門。‘卡碴’一聲,那人的鼻骨頓時塌了下去,號叫著捂面倒退,指縫中滿是鮮血。還沒等那人站穩,謝文東手腕一揮,一道金光快似流星,在那人脖子上一閃而逝,叫聲也嘎然消失。

一旁南洪門弟子看得清楚,其中一人眼尖,謝文東有一把壓箱底的金刀,金刀上連有銀絲,這已經不算是秘密了,他瞧見有一根極細的絲狀物在月光上微微閃亮,如果不仔細看真很難發現,他一把抓住銀線,大叫道:“我把謝文東的金刀抓住了!”

傳聞只說謝文東的金刀厲害,卻沒有提到金刀上的銀線。謝文東冷眼看了看叫喊的那人,手腕猛的一抖,冷然道:“松手!”

那人很聽話,抓住銀絲的手果然松開了,不只手松了,四根手指同時被齊刷刷的割斷,甚至那人知道都沒感覺到。等謝文東收回金刀后,那人才覺得有些頭暈,低頭一看,四根手指不意而飛,地上的血跡堆了一大灘。他嚎叫一聲,暈了過去。

謝文東兩把刀,一長一斷,一明一暗,另人防不勝防。不到一會工夫,已經有四五人倒在他手中刀下,大部分都是出氣多,入氣少,眼看是活不成了。大打斗的時候,謝文東一向少有手下留情的時候,既然打起來了,其目的不外乎兩點,一是自保,一是擊打對手。不論出于哪一點,讓對方失去動手能力是最終目標,如何能讓對方失去動手的能力,最簡單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殺死對手。謝文東做到這一點,讓他打倒的人就算不死,也沒有起來再戰的能力了。他身旁敵人漸少,抽空再看其他人,姜森、任長風、金眼等人雖是一身血跡,不過大多是別人的,幾人一臉輕松,不把剩下這幾人放在眼中。阿水和他六名手下可夠狼狽,那六人有一半已經渾身是血的躺在地上,其他三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掛了采,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氣,阿水的身手也沒有初始的矯健,每出一刀都象是在使出渾身力氣。謝文東自責的一拍腦袋,暗怪自己怎么把他給忘了。他和阿水沒什么來往,但接觸過幾次覺得此人不錯,一副熱心腸,如果這次吃自己的‘鍋烙’丟了性命,別說無法向老鬼解釋,就是自己這一關也過不去。想罷,他猛揮幾刀,將身旁糾纏的幾個南洪門弟子逼退左右,但后向任長風吆喝一聲:“長風,這幾人交給你了!”

任長風是來者不拒,有多少收多少,哈哈一笑,收空說道:“沒問題!”他疾攻幾刀,先將自己身旁的人擊退,然后幾個箭步竄到謝文東身后,擋住正追趕他的那幾個南洪門弟子,一甩唐刀,朗聲道:“要追,得先過我這關!”

這干人對謝文東還有些畏懼,其他人根本沒放在眼中,其中一個喝道:“你是個屁!”說著,舉刀猛砍任長風腦袋。

說任長風是屁的人他可能是第一個,他什么時候受過這氣,肺子差點沒炸了,氣極反笑,順著那人一刀微微閃身,接著伸手順勢一送,那人身子頓時‘飄’了出去。他人飄得快,任長風的步伐更快,還沒等他身體落地,箭一般竄了過去,同時揮起一掌劈在那人后腦。那人連聲都沒哼出一聲,昏死過去。這時,南洪門眾弟子才知道眼前這個一臉傲氣的青年實力不比謝文東差。任長風不給他們猶豫的機會,剛打倒這人,揮刀砍向眾人。

阿水現在真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平時他一直以自己的體力為驕傲,而他好象也確實有使不完的力氣,可現在,這些力氣已逐漸被吸干,剩下的只是一副空架子。輕如無物的片刀在他手中仿佛有千斤之重,每一刀輪出去,都得使出十二分的力氣,有去無回,一刀砍出,無力做出任何變招。“啊!”隨著一聲驚叫,阿水身旁又倒下一個自家兄弟,一根兩斤多重的鋼管正打在那人太陽穴上,頓時血流如柱,頭腦一暈,驚呼倒地,還沒等在起身,南洪門上前一人對著他腦袋就是一刀。刀光現,血光見。阿水眼前一紅,又是一個兄弟在他眼前慘死。他嚎叫一聲,拼了命的向那邊沖去,可周圍十多號南洪門弟子哪會讓他如愿,紛紛揮刀阻攔,沒出兩個照面,阿水身上至少開出四五條口子。他渾身是血,神志有些不清,一人見有機可乘,悄悄繞到阿水身后,對著他后心,猛刺一刀。這刀又快又毒,阿水甚至都沒感覺到致命危機已經到了身前,就在這時,‘砰’的一聲槍向,偷襲那人身子一震,跌坐在地,他用刀支地想站起身,身子卻不受他控制,怎么站都站不起來。汩汩血流在他腦門正中流出。隨著槍響,一顆子彈依然打穿了他的腦袋。槍,是姜森的,而開槍的人卻是謝文東。人們都知道謝文東以刀見長,槍法是他的弱項,不過他的這個弱項常常準的出奇。一槍結果那人,謝文東輕吹一聲口哨,一甩手,將槍扔給不遠處的姜森。他扶了扶刀上的血跡,輕輕說道:“你們的敵人在這里。”

話音未落,三個大漢向已然向他竄過去。三把刀,從三個方向分刺他身上的要害。這三人的動作卻遠沒有謝文東快,他們的經驗也沒有謝文東豐富。他提溜一轉身,躲過三人刀鋒的同時也到了一人身旁,手臂借力遞出,胳膊肘狠狠撞在那人脖子上。雙方速度都快極,而且方向相對,這一撞的力道可想而知,那人前竄的身子頓時倒飛回去,喀的一聲清脆,那人腦袋搭拉下來,脖骨被謝文東一肘撞斷,人剛落地,氣息早無。另兩人還沒等反應過去,謝文東已越過二人身旁來到阿水身邊,上下打量一番,苦笑搖頭,這一場惡仗真把阿水搞慘了。一臉的血跡混合汗水,一條條的,成了一張大花臉,身上更糟糕,衣服看不出原色,紅彤彤一片,也分不清是他自己的血還是對方的。在這樣打下去,他遲早得交代在這。謝文東一拉阿水腕子,說道:“跟我走!”說完,向姜森幾人的方向沖去。

人的名,樹的影。謝文東上來輕松收拾一人,出手干凈利落,真把南洪門一干人等震住,見他沖來,紛紛退讓,雙方的距離始終隔五六步。距姜森等人的越來越近,南洪門終于有人忍不住了,其中一高莽漢子喝叫一聲,疾步上前,一刀遞向謝文東肚子。哪知他不閃不避,眼看著刀到近前,一把抓住大漢手腕,往外一翻,大漢吃痛,片刀脫手落地,謝文東下面抬腿一腳,鞋尖正中大漢下顎,那人身子震了震,白眼一翻,龐大的身子轟然倒地,人事不醒。謝文東借機沖出人群,和姜森等人匯合一處。連話還沒說上一句,道路前后又傳來汽車的轟鳴聲,接著,人聲震起,周圍剎那間又沖上來不下百余名的大漢。

任長風將身邊那三四人打倒,迅速環視一周,眼前人頭叢涌,黑壓壓一片,忍不住說道:“媽的,這還有完沒完了?”

阿水神志恢復一下,四下一看,暗自苦嘆,問道:“他們是些什么人?”謝文東淡然道:“在昆明有這樣實力,能找出這么多人手的,你認為還能會是誰?”“洪門?南洪門?”阿水驚訝道。謝文東點頭,道:“沒錯。”阿水皺眉道:“可我們金三角和南洪門一直井水不犯河水,相安無事,這回他們為什么……”謝文東暗罵一句豬頭,還沒看出來南洪門找上的是自己,他哼樂一聲,信口說道:“一山怎能容下兩只老虎的道理。”

呀!謝文東說者無意,可阿水聽者有心,眉頭鎖得更深,暗暗吸口涼氣。他轉身對兩名僅存的手下說道:“快,快給鬼哥打電話,讓他早做準備。還有,派人來支援我們。”其中一個聽后急忙答應一聲,給老鬼打了電話。

遠水解不了近渴。謝文東看了看眼前的形式,對眾人沉聲道:“大家準備,我們得跑路了。”

姜森邊橫刀戒備邊回頭問道:“從哪跑,公路上擠得都是車。”謝文東一指路旁的荒地,道:“公路走不了,我們就走草地。”

阿水急道:“那我們的貨呢?”謝文東一翻白眼,聳肩道:“現在命都快保不住了還管他貨不貨的干什么。”見阿水還要說什么,他一擺手,搶先道:“反正我們知道對方是誰,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他南洪門跑不了,也賴不掉,以后再找他們算帳不晚。”“恩!”阿水狠狠一咬牙,從牙縫中擠出擠幾個字:“這次我忍了!”金眼差點沒笑出來,心說金三角的人真夠狂妄的,現在你不忍行嗎?南洪門后上來的加上以前殘余的弟子,不下百余人,舉刀呼喊著向謝文東等人沖過來。這氣勢,委實有些嚇人。謝文東面不更色,呵呵輕笑兩聲,不再猶豫,一揮手道:“走!”說完,帶頭跑下公路。

阿水對到手的貨又這么在眼前活生生的丟了,實在心有不甘,眼睛看著卡車不動地方。姜森一拉他衣服,急道:“行了兄弟,再看,連你也得交代在這。”“唉!”阿水一跺腳,帶上兩名手下向謝文東的方向跑去。

天色全黑,如刀的彎月斜掛天角,淡淡朦朧月光美則美亦,那是對夜下情人而言。謝文東希望月亮能再亮一些,眼前荒野黑茫茫看不到邊際,連方向也不好判斷。阿水說老鬼藏身的地方在東南,他只能模糊的選擇一個方向跑下去,到底對不對,只有天知道。眾人深一腳淺一腳的跑出兩里多地,后面南洪門的追兵好象吃秤砣鐵了心,一直緊緊跟隨。謝文東等人還沒什么,可阿水漸漸有些喘不過氣。若是平常,他的體力不見得比謝文東弱,可現在他身上有傷,每跑一步,都要牽動身上的傷口,好象鋸條在身上來回鋸著,血液隨著運動而流速加劇,不停的從傷口處流淌出來。又跑了一段,阿水腳下一軟,摔倒在地,殿后的姜森心中一嘆,看了看謝文東、任長風、金眼等人,不用發話問,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了。他上前一拉阿水,背在自己身上,任長風見狀一笑,呵呵笑道:“老森,用不用我幫你。”“少說風涼話吧你!”姜森白了一眼他。“唉!”任長風故意一嘆氣,搖頭道:“我們中只有你力氣最大,你不背他誰能背?!”話沒說完,撲通一聲,阿水兩個手下其中的一個體力不支,摔倒在地。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六十一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232.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