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七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七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謝文東老臉一紅,看了看下面的性感尤物,卻絲毫提不起‘性趣’。讓謝文東這種人對一個陌生女人產生沖動,比殺了他還難,更何況他是一個自制力極強的人。他瞇眼一笑道:“我要你腦袋中的一切。你還記得我嗎?”

繡月一楞,搖頭道:“不記得!”或許你只記得錢了!謝文東心中冷笑,面上表情如故,又笑問道:“三天之前,那晚你接待了我和我的幾個同學,這你還記得吧?!”繡月目中閃過一絲迷離之色,看著謝文東好一會,才恍然大悟道:“哦,我想起來了,你是和小松一起來的!”小松?謝文東心中一動,暗道她說得會不會是老三呢?老三的名字叫張雪松。問道:“你說的這個小松原名叫什么?”“這個我不知道。”女郎道:“我從來沒問過他,你要明白,做我們這行是不問客人姓名的,大家都忌諱嘛……”謝文東點點頭,不想聽她們這行的行規是什么,打斷他的話,道:“他是不是高個子,挺瘦的,長臉,短平頭?”

繡月連連點頭道:“沒錯,就是他!”“我看你倆好象很熟的樣子,他經常來這個舞廳嗎?”“是啊!我們是老熟人了,不過,那天晚上很奇怪……”“奇怪什么?”“我和他進樓上的小屋之后他并……并沒有做那種事,而是一句話沒說就跑了。以前他不會這樣的,你要知道,我也是很迷人的,他沒回見了我都急得不得了呢!”

她說話時那種無知愚昧的表情讓謝文東快要忍不住發笑,但他卻笑不出來。老三急著出去干什么?他實在我想往壞的方向想,但又不得不去考慮。好久,見他趴在自己身上毫無動靜,下身也是平平沒有勃起的跡象,繡月忍不住問道:“我說,你是不是不行啊,如果不行就趕快讓開,問那么多廢話干什么?!”說著,把床邊的鈔票塞進衣內,生怕謝文東會拿走似的。

謝文東面無表情,默默問道:“他經常一個人來舞廳嗎?”“哎呀,你怎么這么多話,有時也和其他人一起來。”“和誰?”“我怎么知道。”謝文東凝目,眼神象是一把尖刀刺在繡月臉上,問道:“真的不知道嗎?”

繡月一抖,她還沒見過任何一個男人用這種殺人般的眼神看著自己,無形的壓力如同一座大山,迎面壓來,臉上火辣辣的,心臟沒來由的跳動加速,嘴唇一顫,道:“我……我真的不知道!”

謝文東凝視片刻,才緩緩起身,飄身下了床,柔聲道:“希望你沒騙我。”謝文東一離開,壓力頓時消失,繡月的膽子也壯起來,納悶自己剛才怕什么,他只不過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自己在這一片也是小有名氣的,認識的‘大人物’也不少,想罷,她一撇嘴,從床上翻起身,不滿道:“憑什么只是你問我,你叫什么名字?”

“哈哈!”謝文東仰面一笑,道:“憑我花錢了!我的名字嘛,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沒有繼續留在這里的必要,他想知道的繡月已經說了。他用手指輕輕敲著腦袋,緩步向外走去,臨出門前,轉頭看了看床上的女郎,柔聲笑問道:“別把我今天來這里的事告訴別人好嗎?”“哧!誰稀罕!”繡月嘴角快撇到耳朵下,一臉的不在乎。

謝文東放在門把手上的手又緩緩放下,他現在要去找一個人,但是卻需要時間,不能走漏任何風聲。他轉過身,眼睛瞇瞇成兩條彎彎的黑線,笑得很天真,也笑得很無害。他邊走向床邊,邊道:“我想,我應該把我沒做完的事做完!”

繡月誤解了他的意思,拋個眉眼,嬌笑道:“哦,我以為你是‘六點半’呢?”說著,有意無意的瞄向謝文東下身。

謝文東來到床邊,右手自然的放在身后,左手一扶繡月葡萄紅色的長發,笑問道:“六點半是什么意思?”

繡月連連鬼笑,一指他下身,道:“這你都不知道,小弟弟,讓姐姐好好教教你……”她的話只說了一半,剩下的再也說不出口了。“不用了!”謝文東把金刀上的血跡在被單上擦了擦,然后,攤開毯子,將床上女郎的尸體蓋好。讓小姐閉上嘴巴最好的辦法就是讓她永遠也開不了口。謝文東在做他自認為應該去做的事時,從來不會手軟的。

他走出房間,那服務生在方廳內早已等候多時,見他出來,不懷好意的問道:“解決了嗎?”

謝文東一笑,道:“解決了!”服務生心照不喧,道:“怎么樣?味道不錯吧!”謝文東一拍他肩膀,道:“哪來那些廢話,走吧!”“繡月姐呢?”說著,他還想拔門縫往房間內看看,謝文東抬腿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腳,道:“她睡了,有什么好看的!”

服務生一臉明白的表情,揉了揉屁股,對他獻笑道:“看不出來,兄弟的體格不錯啊,能把繡月那搔……搞睡了!嘿嘿!”

出了這座破爛的老樓,把服務生打發走,謝文東長長出口氣,隨便找了一間公共電話亭,他給三眼打了電話。三眼一聽是謝文東的聲音,情緒有些激動,忙問道:“東哥,你在哪?我們都快要擔心死了,有沒有什么事……”謝文東笑道:“你聽我說……”五分鐘后,他掛斷電話,打車直去H大。謝文東到的時候,正趕上課間休息,略微一打聽,找到自己班級所在的教室。人來人往中,他悄悄不留痕跡的走進教室內,目光一掃,他想找的人沒看見,卻瞧到老四肥胖扎眼的身軀。他緩步走了過去。老四正和旁邊一位他不認識的女生聊得熱火朝天,謝文東輕輕拍拍他的肩膀。

老四回頭一看,眼睛一亮,連忙起身,一記老拳打在謝文東胸口上,聲音洪亮,道:“老七,你又死哪去了,好幾天不見人影。”謝文東咧嘴,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半開玩笑道:“沒辦法,讓人追得緊。”“我*!”老四本來不大的老鼠眼瞪得滾圓,問道:“怎么?咱們這么老實的老七也有人追了?”他轉頭對旁邊的女生道:“你還不認識他吧,他是我們寢室的老七,神龍見首不見尾,成天玩失蹤,這不,剛回來和我們吃頓飯,又是三天無影蹤!”

謝文東聞言苦笑,轉目一看老四旁邊的女生,相貌雖然普通,不過打扮很洋氣,顯得幾分可愛。他狀似隨意問道:“老三怎么沒來上課?”老四聽后一撇嘴,語氣不滿道:“這家伙昨天晚上不知道去哪狂歡了,今天早上才回來,進屋就睡,現在可能在寢室里做夢取媳婦呢!”“哦?”謝文東一笑,一本正經道:“逃課睡覺?這就是他不對了,我得去找他!”說玩,轉身向外走。等他走了好一會,老四才反應過來,嘟囔道:“老三逃課睡覺不對?你自己上過幾節課啊?!”

謝文東來到學生宿舍樓,輕車熟路,雖然一年多沒回來,里面的大致結構還是依稀記得。找到自己的寢室,先是輕輕推了推門,發現根本沒有鎖,他閃身走了進去。寢室沒有多大變化,和他離開時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床已經成了公用的寄存場所,大包小箱擺了整整一床。老三所在的鋪位在*左,拉著簾,里面傳出均勻的鼾聲。只聽聲音,謝文東知道他睡得很熟。

他嘆了口氣,走到床邊,輕輕拉開簾布,翹腳一看,床上躺得正是老三,睡得很香沉,沒全不知道有人進了屋。謝文東隨手拿起桌子上擺放的香煙,點燃,扒拉一下床上的人,輕輕道:“我回來了。”

“恩……”老三隨口答應一聲,翻個身,繼續睡。謝文東沒再說話,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視他。隔了半分鐘,老三的身子猛然間一陣,鼾聲嘎然而止,但他沒有起身,仍是在床上一動不動,只是*向墻壁的面容布滿驚色,背后冷汗直流。

謝文東看不清他的表情,卻知道他已經醒了,看老三這樣的反應,他夾煙的手微微一抖。他拉過一張椅子在床邊坐下,喃喃道:“我能活著回來,你很意外吧!”老三依然沒有動,手悄悄摸向被褥下,道:“為什么這么說。”謝文東吐出一口煙,轉頭遙望窗外,道:“我們是同學,又是同一個寢室的,我一直把你當成兄弟。”

謝文東的身份老三早知道,他的所作所為老三也有聽說過,既然他能找上自己,說明他已經知道了。老三苦笑,道:“兄弟?兄弟之間不會有秘密,你卻隱藏得很深。”謝文東無奈道:“我以為我和你們走得是兩條路,有些事讓你們知道反而不好。”老三道:“我很早就出來混了。”他的手從被下抽出,手中多了一把銀白的蝴蝶刀,又道:“你的位置真是讓人眼紅啊!”

“但是你卻沒有那個實力。”謝文東道。老三身子一纏,聲音有些激動,道:“我們年紀差不多,為什么你的運氣那么好?”

謝文東淡淡道:“這不是運氣好的問題。”他看向老三,道:“偷襲我的人不會是你,對吧?因為你沒那個實力。”

老三從床上坐起,一雙眼睛掛滿血絲,說道:“沒錯!”“但你卻是通風報信的人。”謝文東嘆道:“有時,這種人更加可恨。”

“可恨?”老三冷笑道:“那你為什么還不動手呢?”謝文東緩緩撩目,看著床上張牙舞爪的老三,笑道:“你配嗎?”

“哈哈……”老三氣極而笑,狠聲道:“試試就知道了!”說著,他翻身從床上躍下,拉開架勢準備動手。謝文東一擺手道:“別急,我有個問題問你。”“什么?”“你是給誰抱得信?”老三冷笑道:“如果你能憑實力打贏我我就告訴你!”說著話,他張開雙手,抓向謝文東的衣服。老三的體格很好,打架的經驗也不少,跟剛出道時的三眼差不多,但和謝文東比起相差一段距離。老三抓住謝文東的衣服,暴喝一聲,雙膀一用力,應聲將他掄起向地面猛摔。謝文東人在半空,一把抓住老三的后衣領,落地的同時,用力一拉,老三一頭蹌倒。兩人幾乎同時落地,老三沒等起身,已經被謝文東壓住,出手如電,撈撈扣住他脖子。老三呼吸困難,手在腰間摸了一把,帶出蝴蝶刀,微微一甩,露出刀尖,向謝文東小腹猛刺。

等刀尖接近謝文東肚子時再也刺不進去了,老三的手腕被他狠狠抓住,哼了一聲,猛得向下一按,老三握刀的手掌重重撞在地面,蝴蝶刀脫手而飛。謝文東凝聲問道:“那個人是誰?”

老三掙扎幾下,謝文東沒給他留下絲毫空擋,最后只得放棄,不再白費力氣。這時,他才知道自己和謝文東的差距有多大,老三喘著粗氣,說道:“那個人你應該認識的。”“誰?”老三閉上嘴巴,嘴角掛笑。見狀,謝文東也笑了,只是眼神異常冰冷,老三在他的注視下,感覺層層壓力不斷涌來,全身血液快要凝固。謝文東笑瞇瞇道:“不要逼我把我不愿意用的手段用在你身上。”老三一哆嗦,道:“如果我說了我會怎樣?”謝文東凝視他良久,才緩緩道:“你不會死。”

一句話,對于老三來說足夠了,他開口道:“那人是關德麟的兒子,名叫關裴。”

啊!謝文東暗暗吃了一驚,原來是他!關德麟是他當初搶占底盤時設計害死的,當時他知道有關裴這個人,也想除去后患,只是后者機靈得很,在他沒到之前已經跑了,事隔一年有余,竟又在H市重現,出乎謝文東意料之外。這就是做事不干凈的壞處!謝文東嘆了口氣,如果不是自己運氣好,三天之前那個晚上可能已經喂魚了。他站起身,對老三道:“你帶我去找他!”

老三搖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在哪?”

“不知道?”謝文東眼睛一瞇,冷道:“不要騙我!”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七十四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245.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