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三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三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向問天按照書信上所寫,準時到了謝文東指定的地方。明知道是鴻門宴,即使有堂堂分局長和數十名攜帶槍支的警察在外面護架,他的這份膽量和氣魄依然讓人折服。今天天陰,風大,狂風肆虐,如同萬道鋼針,刮在臉上,麻痛難耐。公路上駛來一隊汽車,其中警察車和轎車混雜一起,氣勢蕩蕩,老遠就能聽見汽車的轟鳴聲。下了車,向問更新于酷酷書庫天站在廢棄廠院前,左右環視,此處人煙稀少,灌木叢生,確實可算是僻靜的地方,也是適合人隱藏的地方。他旁邊的景學文觀察一陣后亦是暗暗心驚,不無擔心道:"向兄真要一個人進去?太冒險了,不如我直接派人把謝文東抓出來"

向問天道:"抓謝文東?能抓得了嗎?別忘了他的身份,沒有確實的證據,你們拿他根本沒辦法,反而會碰一鼻子灰。"

"恩"景學文長長吐了口氣,向問天說得沒錯,謝文東在政治部還有個頭銜,雖然職位不高,但卻不是他這樣一個警局分局長能動搖得了的。"可是你一個人進去,萬一謝文東心懷歹意,想出來可難了。"向問天聽后仰面而笑,道:"你認為他能嗎?謝文東是聰明人,他會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著這么多警察的面把我殺死嗎?除非他瘋了,或者被逼得走投無路,拼死一命換一命。可我知道,即使全世界的人都瘋了他也不會瘋,而且他也沒到走投無路的地步,所以,有你們在,他決不會動手。"

景學文側頭看著向問天良久,好一會,才嘆了口氣,道:"和你這樣的家伙為敵,不知道是不是活該謝文東倒霉。"

"哈哈!"向問夭笑道:"也許他高興還來不及呢!"說著,整了整身上筆挺的西裝;準備進去。這時后面閃出一人,身型瘦長,帶著綠色鏡片的眼鏡,如果仔細看,不難發現他左眼睛是純白色的,沒有黑眼仁,一道疤痕斜從眉中劃至顴骨。他一拉衣襟下擺,從腰間掏出一把漆黑的手槍,遞到向問天面前,說道:"天哥,以防萬一。"

向問天本不想要,但他知道這位兄弟的脾氣,如果自己不接,他的手是不會收回去的。接著手槍,隨便的插進懷中口袋內,拍拍這位獨眼龍的肩膀,寬心道:"放心,沒事。"獨眼龍還未說話,又走過一人,相貌異常清秀,皮膚白凈,不到二十五六的模樣,嘴角上挑,天生一副笑面,一雙大眼睛炯炯有神,轉目間,媚氣不經意的流露出來,如果不是他胸前沒有女人的特征,任誰看他了都會以為是位風華絕色的女郎。此人斜眼看了看獨眼龍,嘴一撇,’笑,道:"真是木頭一塊,天哥既然說沒事,你還窮緊張個什么勁。"他說話時沒笑,可給人的感覺卻是笑容滿面的。和這位,妖艷,的男人己經見過數次,景學文現在還是忍不住多看了兩眼,越看越覺得可惜,老天真會開玩笑,把一副美艷絕倫的容貌竟然給了一個男人。這話他只敢在心里想,打死也不敢說出口。別看這人男生女相,一副笑臉,很好欺負的樣子,其實他知道,這位就是南洪門八大天王之一的暴龍周挺,天使的容貌,卻是魔鬼的脾氣,錢喜喜己算是暴躁的人了,可和這周挺比起來還差了點后者是粘天天幸運浪天三俠手打更新于酷酷書庫出品火就著,而且有一最大的禁忌,就是別說他漂亮。曾經有不少人說過,但是下場都很慘,能把一個人打得骨折四十多處而不死的,恐怕只有他能做到。那位瞎了一只眼睛的獨眼龍,是八大天王之一的田方常,為人冷酷寡情,沉默少語,卻高傲異常,眼高過頂,不盡人情,即使同是被排在八大天王里的其他七人,能被他放在眼中的也不會超過兩個。在南京,八大天王也折損半數,用他的話說,那只是一些徒有虛名的人被淘汰了而己。被周挺說成是木頭,田方常己習以為常。

田方常哼了一聲,沒說話,轉身回到車上。周挺,嘖嘖,兩聲,說道:"天哥,你看這木頭什么態度嘛!"

向問天啞然而笑,搖搖頭,聰明的選擇離開,如果和周挺纏起來,沒完沒了,放開腳步,走向院門。門沒鎖,輕輕一推,應聲而開,里面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正在他奇怪之時,身后傳來一聲輕咳,把他嚇了一跳。幾乎本能的向前竄出一步,回頭細看。原來門后的落腳里還蹲著一位,不知道他蹲了多久,地面有五六個煙頭。這人向問天沒見過,不過他身上自然散發出逼人的氣勢可不敢小窺。這人仰頭看著向問天,向問天也在側頭看著他,二人的目光同樣犀利,在空中碰撞彈出火花。

不知過了多久,這人長身而起,拍了拍有些褶皺的褲子,語氣淡然道:"你是向問天?!"

"正是!"這人從陰暗的角落中走出來,向問天才看清楚他的模樣,很年輕,不會超過二十,虎背熊腰,身高在一米八十左右,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眉心一道豎立的二指寬疤痕,向問天心中一動,似乎想起了什么,疑問道:"你又是誰?"

這人一咧嘴,露出兩拍小白牙,笑道:"名字?我也快忘了,不過人們都叫我三眼。"果然!向問天暗中點頭,這就是文東會的二把手,三眼!他和謝文東明爭暗斗時間不斷,自然早把他的底細摸透了,文東會有多少人,有什么能人,有什么出名的人,再清楚不過,所以,對這位除謝文東之外文東會最具影響力的三眼也是十分熟悉的,只是更新于酷酷書庫第一次見面還是多少有些眼生。他哈哈一笑,道:"我聽說過你,只是沒想到你竟然也跟來上海。"三眼也笑了,揉揉手腕子,邊說道:"人總是要運動的,這樣才有活力,在東北太平日子過久了,忍不住就想出來找點事做。"向問天笑道:"可是上海不比東北,這里的,活,并不好找,而且即使找到了,也不好干!一不小心,"他微微一頓,輕彈一下手指,道:"會被淘汰掉的。

向問天話里有話,三眼聽得出來。說道:"沒有競爭,就沒有進步,不進步,就是在后退。希望你能給我足夠進步的動力!"

二人相視而笑,三眼一擺手,道:"向老兄,里面請!"向問天謙讓一下后,毫不猶豫,大步走進場院深處,看不出星點膽怯的模樣。三眼暗暗挑起大指,光這份膽量,他也算是一號人物了。在三眼的指引下,二人來到一座二層的小樓前。這里以前是工廠的辦公樓,現己殘破不堪,墻面的原色早以不能分辨,想找出一扇完整的窗戶都難。門口前站了一行人,向問天放眼一看,大多他都認識,少數幾個沒見過的,猜想可能也是隨謝文東一同來上海的文東會內精英。被他算對了,陌生人里除了暗組的成員外,還有李爽和高強,具是文東會的頂梁柱。東心雷一馬當先,先迎上來,心里恨得要命,臉上可沒表現出來,熱情的握住向問天的手,連連道歡迎歡迎!暗中,他手上加了勁。外面有數十名警察巡視,劉波早把消息傳進來,即使不能要他的命,也先給他來個下馬成也好。向問天笑容依舊,忙道客氣客氣。沒見他怎么用力,可東心雷覺得自己好象不是在更新于酷酷書庫握一雙有血有肉的手,反更想一塊堅硬的石頭。這是他和向問天第一次,親密接觸,,對后者也有了全新的認識。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一個照面,他己然感覺到向問天的身手絕對不在自己之下,具體達到什么程度,他無法預測。

二人收手,東心雷雙手下垂,微微顫動的手指沒逃過三眼的眼睛,知道他吃是暗虧,渾身血液頓時沸騰,嘴角一挑,右手背到身后,身子前傾,準備上前。旁邊的高強看出他的意思,搶險一步橫在他身前,轉頭搖搖,眼睛掃過樓內。三眼明白,暗哼了一聲,緩緩放下背在身后的手臂,笑呵呵的盯著向問天的一舉一動。

向問天似乎沒看到三眼和高強之間的小動作,故意環視一周,說道:"該來的人好象還沒有來嘛!"

東心雷樂了,道:"東哥正在里面,招待,一位客人,姓白的客人。"他故意將招待兩字加重語氣。"哦?"向問天整個心一縮,暗道不好,姓白,很明顯指得是白燕,一個絕對算不上好人的男人,招待,一個美艷絕倫的女人,其后果他不敢想象。即使他再沉得住氣,這時也有些心煩意亂。他·漫·漫道:"那我是否有幸可以上去跟這里的主人還有客人許許呢?"

"當然!"東心雷嘿嘿笑道:"東哥放出話來,其他人不可以進,但向兄是例外。""呵呵,那我真是受寵若驚。"向問天表面平靜,心里早己恨不得飛進樓內將謝文東揪出來。好象看出他的焦急,帶路的東心雷故意走得很慢,而且沒話找話,撿個無關緊要的事問個沒完。看著向問天越來越陰沉的笑臉,他痛快得差點沒飄起來。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原來如此之壞,也是第一次覺得做壞蛋原來如此之暢快。終于走到了地方,一扇鐵皮包的木頭門前,剛要敲門,他痛苦的一捂肚子,面帶歉容道:"向兄,真是不好意思,我突然內急,先去方便一下,你在這里等我一會。"說完,沒給向問夭發話的機會,轉身跑了。

向問天楞了片刻,左右看看,走廊內空蕩蕩得,一個人都沒有。再看面前這扇鐵皮門,伸手想推開,可轉念一想,還是放棄了。他穩了穩心緒,考慮謝文東到底在玩什么花樣。正想著,門內傳來一陣男人的笑聲,聲音象是一把鋒利的尖刀,在他心頭狠狠刺了一下,他能聽得出來,這是謝文東的聲音。心急如焚,向問天顧及白燕的安慰,也來不及等東心雷回來,向后一側身,抬腿一腳,猛踢在門上。"咚!"的一聲巨響,在走廊內傳蕩起陣陣回音,更新于酷酷書庫鐵皮門應聲而開,向問天動作極快,幾乎在門被踢開的一瞬間,他也竄了進去,同時手中多出一把烏黑發亮的手槍。進了屋內,剛想大喝一聲先鎮住謝文東,可里面的情景讓他呆住了。房間不小,至少在三十平以上,正中擺放了一張大圓木桌子,桌子上菜肴豐富,大菜小菜加一起不下三十盤,周圍坐了一圈人,正中一位正是一年四季一個打扮,仿佛一套衣服能從年初一直穿到年尾的謝文東,他右手邊做了一位三十多歲身著白衣的青年,衣服白,人更白,濃眉細目,鼻直口方,此人向問天再熟悉不過,是和南洪門一向交好的白家當家人,也是白燕的親哥哥白紫衣。其他人還有任長風、姜森,和白紫衣一干心腹部下。

向問天一腳把門踢開,把屋里的人嚇了一跳,特別是白紫衣的部下,連酒杯都沒來得及放下,先把槍掏出來,扭頭一看,頓時呆了,大眼瞪小眼,目不轉睛的看著這位不速之客。向問天一見屋里的情況,心里己然明白個大概,謝文東用白燕成脅自己來不更新于酷酷書庫是要對付他,更不是要殺他,而是讓他出丑的,更確切來說是給自己下馬成的。他臉色微紅,反應也快,不留痕跡的收起槍,從容一笑道:"謝兄弟,真是不好意思,來得比較急,連門都沒顧得上敲。白兄,你怎么也來了?"后一句才是他最想問的。白紫衣站起身,對向問天的突然出現他也很是意外,不過他非常人,心機極深,喜怒無形于色,對向問天哈哈一笑,道:"向兄,前天燕子一夜沒回家,我本以為出了大事,派人四下查找,后來收著謝老弟的通知才知道,原來燕子在他這里。謝老弟剛到上海,情況不熟,只是不小心,請,錯了,這不,我今天來接燕子回家,哪知謝老弟如此客氣,準備這么一桌豐盛的酒席硬是要賠禮,哈哈……太客氣了,大家同是在道上混的,不必太拘于小節嘛!""那燕子呢?""男人之間的事,女孩子最好越少參與的越好,我先派人把他送回家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三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285.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