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向問天點點頭;白紫衣的為人他很了解,這人表面看大大咧咧的,其實心里精得很,為人重義,但處事圓滑,白家是土生土長的上海家族,從骨子里看不起外來的人,這種習慣自然也遺傳到了白紫衣身上,和南洪門關系要好,更多是從他們自身的利益出發,一旦到了生死關頭,白家是*不住的。謝文東剛剛到上海,勢力還沒強大到動搖南洪門的地步,但北洪門的名頭也并非是唬人的,白紫衣也己有意親近,為以后多留一條出路。

向問天沒說什么,轉目看向謝文東,笑問道:“謝兄弟,用心良苦的把我請來,不會只是為了一頓飯吧?”

謝文東打個指響,笑瞇瞇道:“向兄說對了,我這次就是想和向兄大醉一場。算起來,我們上次一起喝酒好象過去很長時間了。”說著,他揮揮手,姜森和任長風識趣的起身站到一旁。白紫衣見狀對手下使個眼色,一干人等也紛紛起身,讓出地方。

“向兄,請坐。”謝文東一伸手,客氣的招呼向問天坐下。

這時,若大的一張圓桌只剩下三個人。三個表面親密,暗中各懷心中事的人。

謝文東給向白二人各倒滿酒,舉杯道:“我們能在上海相聚,算是緣分,為這,值得干一杯。”說完,一飲而盡。

向問天微微一笑,仰頭也將酒喝干凈。白紫衣看了看他二人,搖頭道:“你倆真是豪爽,我酒量不行,還是慢慢喝得好。”他勉強將杯中酒喝凈,一張白臉頓時通紅了一片。

這頓酒,向問天和白紫衣喝得都不痛快,最高興的可能要數謝文東了,不時舉杯勸酒,沒過一小時,白紫衣舉旗投降了。

白紫衣是隨向問天一起離開的,表面是醉了,可心里清醒得很,邊向外走,白紫衣邊心中暗討,自己和謝文東喝酒被向問天撞上,他會不會起什么疑心呢?一旦他猜測自己和謝文東暗中勾結,那事情就不好辦了。其實他確實是因為白燕而來到這里的,也是謝文東強留下吃飯的,但這種事還沒辦法解釋,越描越黑。

他有心事,向問天也有心事,對白紫衣多少有些不滿,為他妹妹,自己冒著性命之危的風險來了,結果看見他正和自己最大的敵人一起喝酒,那種感覺好象自己是個傻子,被人家玩弄在指掌之中。即使知道這是謝文東的詭計,但心中還是不舒服,壓抑得難受。

二人并肩而行,各想心事,誰都沒說話。氣氛壓抑,白紫衣身后的一干隨從手下,見老大和向問天面色具是不佳,大氣都不敢喘一下,默默隨行。

出來后,外面呼啦一下,圍上一圈人,把白紫衣嚇了一跳。仔細一看,原來大部分是南洪門的人,其中還有不少警察,他呵呵一笑,道:“這么多人,向兄好大的排場啊!今天還早,不如到我家里坐坐如何?”

向問天心情不暢,只是搖搖頭,問道:“燕子還好吧,謝文東沒把她怎么樣吧?”

“很好”白紫衣笑道:“在為人方面,謝文東還算不錯。”他的意思是謝文東并沒有因為白燕漂亮而起了色心,強行做什么。可這話聽在向問天耳朵里卻變了味。

“還算不錯?”他點下頭,淺淺一笑,向白紫衣揮揮手道:“我還有事,這回就不去了,改天我們在聚!”說完,頭也不回上了轎車,南洪門的人和警察見狀也紛紛上了車,揚長而去。

白紫衣看著緩緩而去的車隊良久,慢慢一握拳,回頭看了看手下,一甩頭,道:“走!”

能讓向問天和他在上海最主要合作伙伴之一的白紫衣之間產生隔閡,這就是謝文東的目的。雖然要達到這點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但今天這個開頭,謝文東感覺還算不錯。要對付實力雄厚的南洪門,除了自己站穩腳跟,還要去掉它的羽翼,若是有其他幫會的幫忙,那南洪門無疑是如虎添翼,扳倒它難上加難。一旦反之,事情就好辦多了。

謝文東站在穿前,遠遠能望見向問天車隊的離開,他微微而笑,手指隨車隊的前行而在窗戶上緩緩劃動。

三眼在他身后,低聲問道:“東哥,我們今天這么做,是為了什么目的?不會只是讓向問天出點丑這么簡單吧?!”

“當然不會!”謝文東冷笑道:“我只是想為以后白家的倒戈掂下個不錯的基礎。”

“白家倒戈?可能嗎?聽說白紫衣和向問天的關系非比尋常!”三眼驚訝道。

謝文東手指輕搖,說道:“幫會之間,永遠不會存在兄弟之情,只有不變的利益關系。想讓其它的幫會聽你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征服!”

晚間,謝文東收到于笑歡的電話,希望他能再到天意酒吧一敘。

任長風聽后,一拍手掌,興奮道:“東哥,這事差不多成了!”

謝文東緩緩吸了口煙,心里默默算了一下時間,于笑歡這個電話比他猜測中要早,雖然只和他見了一面,但他為人忠心重義還是給謝文東留下很深的印象,這么快做出決定,似乎不太正常。

謝文東心細如絲,反復考慮后,還是決定要去,但盡帶魔下精銳,分成數批,或明或暗,在天意酒吧周圍藏匿。

謝文東身邊只有高強,姜森,任長風三人跟隨。汽車緩緩在酒吧門前停下,剛下車,酒吧內跑出一位十**歲的年輕人,恭敬的一彎腰,道:“謝先生里面請!”謝文東微微一笑,柔聲道謝。

不經意的一句客套話把那年輕人嚇了一跳,沒想到堂堂北洪門老大如此客氣,他見過的有頭有臉的人物也不少了,像謝文東這樣的還是第一次碰到,心中頓生好感,熱情的招呼幾人進去。

今天酒吧人不少,有六層座位己坐滿客人。

于笑歡還是坐在上次喝酒的角落里,見謝文東到了,忙起身迎上前,連連道歡迎。

謝文東邊笑顏應付邊偷眼觀瞧,酒吧最內側的吧臺邊坐了七八位身著深色西裝的漢子,喝酒探身之間,后背處有異物鼓起,衣服下不是暗藏槍械就是刀具。他心中冷笑一聲,如果于笑歡想用這么幾個人暗算自己,他可把,謝文東,這三個字太低估了。互相客套幾句,謝文東和于笑歡相對而坐,前者剛想發問,后者搶先嘮起客套話,沒完沒了,竟揀無關緊要的話題說。

謝文東面帶微笑,狀似聆聽,不時點頭,他還有耐心聽下去,可后面的任長風受不了,他不管那么多,跨前一步,手按桌子,貓腰盯著于笑歡,冷冷道:“于兄,我不得不跟你說一聲,東哥很忙,大老遠來到天意,不是只為了聽你說這些沒完沒了的廢話!”他聲音不大,但也足夠周圍人聽清的。

吧臺旁那七八位喝酒的漢子身子同是一僵,紛紛放下酒杯,收手伸進衣下,鐵青著臉,一起扭頭看向任長風。

于笑歡臉上笑容不減,沒理任長風,反而看向謝文東,問道:“謝先生,這位是你的手下?!”很明顯,言下之意是說任長風不懂禮節,沒大小。

謝文東領首,絲毫不在意,笑道:“是我的兄弟。”見于笑歡又要說話,他笑瞇瞇的接道:“一般來說,我兄弟說得話正是我要說的。”

于笑歡心情一蕩,暗暗點頭,挑起大指。一位真正能成大氣的大哥就是應該這樣的,不管在何時,不管面對任何人,他都要維護自己下面人的利益。而有些老大為了顯示自己的成嚴,為了顯示自己的崇高身份和地位,呵斥手下如對狗,這種人永遠不會做大,他的成就也就是眼前的那一點。

于笑歡心中感觸,喃喃而嘆,道:“我一直在猜想,像謝先生這樣年輕又沒有任何背景的人是怎么達到今天的地位。”

“哦?”謝文東好笑道:“這個恐怕連我自己都不清楚,等你想明白一定要告訴我一聲。”

正說著話,酒吧門一開,從外面進來一行人,為首一人頭發淡黃,薄薄一層貼在頭上,整個腦袋活象一個大號雞蛋,蛤蟆眼鼓鼓著,雙手插兜,進來后眼珠亂轉,四下查看。服務生上前招呼道:“先生,你們幾位?”

這人哼了一聲,揮手將服務生推開,大步來到酒吧中央,猛得一抬腿,將離他最近的桌子踢翻,大聲嚷道:“閑雜人等都給我出去,這里今天停業!”

酒吧內的客人一時間還沒弄懂怎么回事,木呆的看著他。

這人嘿嘿一笑,手掌大張,伸了出去。和他一起近來的人明白,有人連忙遞過去一根二指粗的鐵棍,這人走到一桌客人前,揮手就是一棍,鐵棍砸在桌面,發出劇烈的響聲,桌面的酒瓶倒了一地,他一雙蛤蟆眼瞪得滾圓,怒道:“你們是聾子嗎?聽不見我的話的嗎?”

客人們反應過來,紛紛起身,簇擁著擠出酒吧,落荒而逃。

于笑歡臉色一變,起身走過來,上下打量一番,面色不善,問道:“朋友,你們是什么人,知道這里是什么地方嗎?”

“呵!”這人嗤笑一聲,用鐵棍指著于笑歡的鼻子,冷冷道:“你不就是什么天意會的老大嗎?在我面前擺什么譜,告訴你,今天是我們忠義幫給你的最后期限,酒吧你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嘿嘿,如果你有什么不滿意的,那我們只好自己動手了。”

于笑歡面容一凝,道:“你是忠義幫的?”

“沒錯”蛤蟆眼漢子傲然道。

于笑歡目光陰沉,沒動,也沒說話,但吧臺那七八名大漢己站到他身后,手中各拿武器,眼睛瞪著這群不速之客,大有一觸及發的意思。

“哎喲喲!”蛤蟆眼怪眼圓翻,掃了一圈,輕蔑道:“于笑歡,你以為弄來幾個蝦兵蟹將就了不起了是吧,想清楚點,和忠義幫為敵的下場可是很嚴重的。

“我知道”于笑歡笑容可掬道:“你們只不過是一群仗勢欺人的強盜而己。”

蛤蟆眼一張臉頓時黑下來,點點頭,吧嗒吧嗒嘴,轉過身,背對著于笑歡,不停道:“好,好,好!”打個指響,柔聲道:“今天,如果弄不出個結果,誰他媽都別想離開。”一句話,跟他一起近來的二十多手下紛紛敞開衣服,各掏家伙,片刀加棍子,霍霍生威,殺氣瞬間籠罩在酒吧內每一個角落。

角落中的謝文東笑呵呵的看著,任長風低聲道:“東哥,他們是忠義幫的,看來他們的目的和我們一樣。”

“呵呵!”謝文東笑道:“于笑歡狡猾得很,今天讓我們來,現在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吧?!”

姜森道:“他想利用我們對付忠義幫?”

“恩!”謝文東點頭道:“這只是一方面,我猜他更主要的目的,是想看看我們的實力,利用忠義幫探出我們是不是一個可真正值得依*的力量!”

“哦!原來如此!”任長風聽后長出一口氣,哼了一聲,反而坐下來,賭氣道:“本來,我還想上去幫幫他們,現在看來不用了,這么一個聰明人哪用得上外人幫!?”姜森一撇嘴,搖頭苦笑。

見下面人亮出家伙,蛤蟆眼也不在客氣,喝叫一聲,回手變是一棍。這一擊很突然,而且他是背對著于笑歡,快如閃電,轉瞬間鐵棍與于笑歡腦袋的距離不足五寸。后者微楞,*著多年打拼培養出來的直覺,幾乎本能的一撤身,棍尖在他腦門劃過。這一棍拉開了混戰的序幕。雙方加一起不下三十號人,在酒吧內混戰成一團。刀光劍影,你來我往,棍風呼嘯,砸得乒乓亂響,打得好不熱鬧。忠義幫人多,從一開始就占了優勢,把于笑歡等人圍起來打,有不少人擠不上前,在后面急得干跺腳。這時,外圍有兩人發現角落里還坐著幾個人,想也沒想,大呼小叫的沖上前去。他倆以為躲在角落里的一定是軟柿子,膽小的人,沖到近前,也沒仔細看,掄起棒子砸了下去。

“他媽的!”任長風咒罵一句,還真有上門找死的,他騰的站起身,不跺不閃,隨手抓起桌子上的酒瓶,對著第一個沖過來人的腦袋掄去。他雖是后出招的,但速度比那人快太多,‘啪!’的一聲,瓶子粉碎,那人雙眼一翻,哼哼一聲,暈了。

后面那人還沒搞清怎么回事,被任長風一腳踢在肚子上,好象是撞在火車上,他來得快,去得更快,彎著搖,‘蹬蹬蹬,’連連退出**步,直到撞在別人身上才頹然倒地,身子抽搐,口吐白沫。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四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286.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