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八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八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東心雷把他所了解的洪天集團大致說了一遍,謝文東聽后,趴在桌子上靜思,手指輕輕敲打著腦袋。他不說話,其他人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屋內靜悄悄的,氣氛沉悶下來。李爽眨眨小眼睛,左右看看,見眾人皆是板著一張‘苦臉’,玩笑道:“有什么嘛?!搞南洪門,先搞洪天集團就好!洪天集團不是有什么大型的購物中心和廣場嗎?我們一把火燒掉他幾間,即使不傷他們元氣,可也夠向問天心痛一陣子的吧!”“哎呀!”三眼猛得一拍手,眼睛閃出亮光,伸手按住李爽的腦袋,上下看了半天,嘴里還喃喃自語道:“好主意啊!你今天怎么變得這么聰明,讓我看看你腦袋里是不是長什么瘤了……”

“狗嘴……去死……!”

“放火?”東心雷認真思索起來,走房間內走來走去,嘴一張一合,不知道在算計什么。他晃來晃去,把謝文東心里的思路都晃沒了,嘆了口氣,無奈道:“老雷,你坐下歇會行不行,走來走去,我眼睛都快花了。”東心雷站住身子,猛得一拍手,道:“東哥,小爽這個主意好,向問天再聰明,也決不會想到我們剛剛到上海就能打他白道生意的主意,放火,恩,一定會燒他個措手不及。”謝文東也有此想法,但他不著急表態,反而轉頭問其他人,道:“大家的意思呢?”

任長風第一個發話,樂道:“我舉雙手贊同,雖然手段卑鄙了一點,但總比貓在家里躲著強。”說著,還有意無意的看眼東心雷。后者哼了一聲,假裝沒看見。其他人也紛紛道主意不錯,可以一試。李爽在旁樂得嘴巴都合不攏,搖頭晃腦,得意異常。見眾人無異議,謝文東一拍桌案,道:“那好,就這么決定,大家分頭準備一下,特別是老劉,將洪天集團旗下的所有企業都打探清楚一點,包括有多少人看守,有多少門進出等等,總之,我要了解我們所能知道的一切。”

劉波深深一點頭,道:“東哥放心吧,交到我身上了。”“還有,”謝文東又道:“我們這次打死打傷忠義幫不少人,聽于笑歡說忠義幫在本地區的實力是相當強的,所以我不得不做些防備。老森,這個叫給你了!”“沒問題!”姜森輕松答道。

要說的都說完了,謝文東扶案而起,伸個懶腰,身上的骨頭節都嘎嘎做響,看了看手表,快六點了,略帶疲憊道:“辛苦了夜,大家都回去休息吧!”眾人也確實累了,聽后紛紛起身告退。

謝文東回到自己的房間,一間只是不到八坪的小屋子,里面放了一張床已不能再擺放其他的東西。本來他到上海的時候東心雷已經為他準備好酒店,可謝文東執意不同,他不想搞出特殊化,畢竟剛到上海,條件惡劣,但也只有在艱辛的環境下和下面兄弟同甘共苦才能更得人心,這點他很明白,人心所向的重要性他更是了解,硬是在破舊的辦公樓內找了一間小屋住下。

脫掉衣服,卸下一身的防備,終于可以輕松的休息一下。謝文東舒展身子,斜靠在床頭,望向窗外,天已大亮,上海的天空很藍,或許只僅僅是今天,沒有一絲浮云,他不覺想起了彭玲,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么樣?應該到美國了吧,彭書林是不是已脫離了危險?嘆了口氣,心煩的閉上眼睛,謝文東不知不覺中睡著了。或許多天沒睡好,或許這一陣子確實太勞累,這一覺他睡得很熟。朦朧中,只覺得外面有喧雜的吵鬧聲音傳來,剛開始還沒反應過來,翻個身,將毯子往腦袋上一蒙沒去理會,稍等了一會,謝文東猛然坐起身,反射性的從床下跳下來,在枕頭下摸出手槍,靜靜聆聽一會,外面的聲音大有越吵越大的趨勢。這是怎么回事?謝文東弄不明白,胡亂的披件外套,剛想出去看看,房門一開,姜森跑了進來。沒等謝文東發問,他先開口道:“東哥,白燕領人在外面鬧呢,非要你出去給她個說法。她說你若不出來,就殺進來找你,東哥,動不動手?”

“恩……”謝文東一陣頭痛,腦中暈乎乎的,他有低血糖的毛病,加上多日來睡覺的時間都很少,心煩意亂,渾身乏力,連話都懶著說,只是搖搖頭,擦過姜森向外走去。謝文東的毛病姜森自然知道,剛要再問,一見他目光發直,臉色蒼白的樣子嚇得一縮脖,東哥出現此狀態時一般都不會有什么好脾氣,還是閃得遠點為妙。

謝文東出了舊樓,來到廠院門口處,放眼一看,人還真不少,門內一潑,門外一潑,雙方對峙,怒劍拔張。遠遠望去,白燕依舊一身白色的洋裝,依然是那么合身,顯得體型修長,美艷過人,可接下來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只見她單手叉腰,手指在空中亂點,朱紅的櫻唇一張一合,不知道在叫嚷著什么。站在她對面的有三眼、東心雷等人,具是一臉無奈,大眼瞪小眼的看著她一人唱獨角戲。沒有謝文東的指令,他們不敢輕易動她,畢竟白家的勢力也不可小窺,不到萬不得已,沒必要多結下一大勁敵。上次謝文東抓住白燕,借機邀請他哥哥白紫衣,雙方對對方的身份都很了解,后者明知道謝文東是故意擒住自己妹妹的,但顧忌到他的地位,又有意靠攏,并未發作。白燕在她哥哥的勸說下,也沒再找麻煩,本來以為事情已經結束了,哪想到今天白燕竟然帶上四五十號人找上門來。

白燕在門前來回走動,跳腳叫囂,三眼等人正猶豫該不該動手讓她走人的時候,謝文東出現了,他分開眾人,從門內緩緩走出來。他走得很慢,腳下似乎有些發飄,頭微微低垂,凌亂略長的黑發遮住眉梢,卻擋不住那雙細窄而又狹長的雙目中散發出的絲絲冷光,目光之冰冷如同一把寒氣封骨的冰刀,直刺進白燕的胸口,他舉手抬足間自然而然散發逼人心魄的陰柔氣息是其他人所無法比擬的,也是別人所無法模仿的。白燕沒來由的激靈靈打個冷戰,下意識的退后兩步,舉目一看,這才發現一臉漠然無表情的謝文東正向自己走來,她咬牙站穩腳跟,暗氣自己沒膽量,謝文東雖然是北洪門的掌門,但畢竟只是個二十歲出頭的毛頭小子,再厲害還能有什么作為?白燕自己給自己打氣,她其實也沒比謝文東大上幾歲。

謝文東越走越進,白燕感覺到壓力也越來越大,身邊的空氣好象凝固了一般,讓她覺得即使動一下都需使出渾身的力氣。

空氣自然不會凝固,那是謝文東身上的殺氣。當二人之間只剩下五步左右的距離時,謝文東的步伐依然沒有任何要停止的跡象,白燕忍受不住這種快把自己壓垮、壓碎的氣勢,喝然大叫一聲,讓自己精神為之一振,試圖擺脫對方帶給自己的壓力,同時手中多了一把和唐刀差不多模樣,只是要薄上很多的戰刀,猛然向謝文東揮了出去。

刀身很薄,而且揮出的速度極快,象是一張顫動的紙片,在空中發出‘沙沙’刺耳的聲音。她本來沒動殺機,上次被謝文東抓住后驕傲的自尊心受到莫大的恥辱,當日雖在其哥哥白紫衣的勸說下沒再發難,可從謝文東那里出來回到家后,越想越不是滋味,暗暗發狠要給對方點顏色看看。她表面冰冷,內心卻清高而火熱,這點,她和謝文東很象,都是不擅長表達更擅于隱藏自己內心的人。她瞞著白紫衣,暗中糾結五十多號人,浩浩蕩蕩來到破舊廠房前,只要謝文東道個歉,面子上能過去,她也就算了,哪知謝文東一出來非但沒有賠禮的意思,反而一副‘吃人’的樣子,更主要的是,白燕確確實實被他嚇住了,感覺如果自己不出手就會被對方一擊斬殺,不得已全力使出一刀。

白燕功夫平平,但全力一刀也煞有氣勢,銀光乍顯,石光電閃一般,直奔謝文東胸口襲去。突然眼前一花,白燕連看也沒看清,謝文東眼睜睜在她眼前消失了,一刀揮出斬到的只有空氣。“呀!”白燕驚叫一聲,暗到不好,收刀想退后,可此時已經晚了。只覺耳朵熱乎乎的,本能的轉頭一瞧,對上一雙亮得灼人的雙目。“你……”白燕下面的話還沒來得及說,謝文東出手如電,一拳擊在她小腹上。“嘭!”白燕悶哼一聲,小腹一陣酥麻,渾身的力氣頓時消失的無影蹤,身子軟綿綿的倒了下去,正好摔進了謝文東的懷中。后者一撈手,單臂將她攬住,接著反手一抓,正中白燕腰帶,五指一扣,如同拎小雞一樣抓起白燕向回走去。轉變得太快了,剛才白燕還活蹦亂跳的,威風無限,這時已成了人家囊中之物。

她帶來的下面人一時還沒反應過來,目瞪口呆的楞在原地,其中一個小頭目最先明白過勁,猛得驚叫一聲:“快救小小姐!”眾人清醒過來,一各個大驚失色,紛紛抓起武器準備上前營救。謝文東揀起白燕的戰刀,轉過身面對著數十如虎似狼的大漢,面不更色,輕輕搖搖頭,然后提了提手中的白燕,用刀背在她頭頂拍了拍。意思很明顯,只要再上前一步,你們的小姐可能性命難保了。白燕渾身乏力,但神志未失,被謝文東這樣凌空拎著,面紅似血,杏目圓睜,咬牙切齒道:“你要把我怎么樣?”

謝文東低側著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什么話也沒說。他不動,白燕那一干手下也不敢妄動,三眼東心雷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明白謝文東要干什么。雙方僵持著,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時間一點點過去,白燕感覺自己快喘不上來氣,胸口悶得快要爆炸,抬頭再看謝文東,只見他面色蒼白如紙,雙眼緊閉,站在那里直搖晃。正奇怪時,姜森看出謝文東不對頭,一路飛奔跑過來,關心問道:“東哥,你沒事吧。”以前因為低血糖的關系,他曾昏迷過數次,姜森怕他有失,才慌張上前詢問。謝文東擠出一絲笑容,慢慢晃頭,手指一松,‘吧嗒’一聲,白燕趴落在地。謝文東現在連眼睛都不敢睜,剛才用了曲青庭傳他的身法輕松躲過白燕那一刀,雖然一拳擊倒了白燕,他自己也突然一陣天暈地轉,在對方眾目睽睽之下,強挺住沒有到下。此時一見到姜森,精神一松,透支的身體沒有了支持,再也承受不住,眼前漆黑,摔倒在地。還好有白燕墊底,謝文東結結實實摔在她身上。“不好意思啊……”感覺到身下的柔軟,神智模糊的謝文東輕輕吐了一句,接著什么事都不知道了。他沒來由的一句道歉,反把白燕說楞了,木然的看著躺在自己身上的謝文東,一時忘記了起來。

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她突然發現謝文東是一個很‘精致’的人。白白的皮膚沒有血色,但卻很細膩,不似她所認識中那些男人的粗糙。一雙丹鳳眼緊緊閉著,能清楚看清他的睫毛,很細,很長。正當她對謝文東的面容讀得認真時,姜森不適時機的將謝文東攔腰抱起,‘歉然’的低頭對白燕道:“對不起,雖然我很想再讓你仔細‘研究’一會,但現在,東哥必須得去醫院了。”白燕聽后一張俊臉羞得象一張紅布,連忙從地上趴起,尷尬得恨不能鉆進地縫里去,借著拍打身上灰土的時候,演示慌亂異常的內心。姜森邊走邊認真道:“有句話我不得不提醒白小姐,白家在上海確實算得上有實力的大家族,但和洪門比起來,天壤之別。下一次見面,我不希望還是在這種情況下。”等白燕恢復正常時,姜森和三眼等人已把謝文東抱上車,快速開往醫院。東心雷沒跟去,而是留下看家,他看了看白燕和她身后那一干人等,想到東哥就是因為他們而暈倒的氣就不打一處來,沒好聲的說道:“白小姐,現在你滿意了吧?!”白燕也說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亂得很,她沒再多說什么,轉身莫不做聲的領人走了。白燕好奇,看謝文東的身法應該是功夫異常了得的人,為什么會無緣無辜的暈到?難道他受了傷?可又沒有道理,他的身手已是非常人可比,加上那一班高手如云的手下,誰能傷得了他?!想不明白,坐在車內,白燕雙眉緊皺,連她自己都沒發覺,她竟然會對謝文東關心起來。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一十八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290.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