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直到半夜凌晨,齊笑龍才在一甘手下的攙扶下走出東方夜總會。他年近四十,沒有魏明和譚小春那樣的體力,玩一宿對于他來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今天的酒沒少喝,加上又吸些白粉,腦袋暈槳槳的,他的手下也比他強不了多少,一各個喝得臉紅脖子粗,走起路來直畫S型。出了舞廳,夜風一吹,齊笑龍稍微清醒一些,上了車后,叮囑手下道:“酒沒少喝,開車小心點,慢沒關系,別給我出事就行。”開車的是個三十左右的青年,身材魁梧,膀大腰圓,來自東北,性情十分粗曠,笑道:“齊哥你放心,這點酒不算什么。”“恩!”齊笑龍對他的技術和酒量都很放心,點點頭,道:“走吧,回家。”

天至半夜,路上行人稀少,只是偶爾有車輛飛馳而過。那司機也真聽他的話,只掛二擋,緩緩而行。齊笑龍的車走不快,他手下坐著的兩輛汽車也只好慢行跟著。等汽車進了齊笑龍所控制的地盤時,開在最前面的那輛汽車突然停了下來。在汽車右側路旁的公共汽車站點站有一位年輕的女郎,一頭柔順光滑的繡發直披窄肩,隨風輕舞,有股說不出的飄逸,身上黑色緊身的皮衣皮短裙,張顯惹火的身材,裙下露出一雙白皙柔嫩的修長大腿,與黑衣形成強烈的反差,好似黑暗中的暗夜精靈,任誰都無法否認,她是一個漂亮的女人。也正因為這樣,汽車才停下來。車里的人弩弩嘴,驚訝道:“我靠,哪來這么漂亮的小妞。”說著,他將車窗放下來,探出頭,嬉皮笑臉道:“小姐,現在天晚了,沒有公氣嘍。”

黑夜女郎只是掃了他一眼,一句話都沒有,別過去頭上。“哎,還挺有個性的!”那人拉開車門,從車里走下來。

感覺不到車的搖晃,昏昏欲睡的齊笑龍慢慢張開眼睛,問道:“怎么不走了。”司機回頭笑道:“齊哥,那有一個漂亮的小姐。”順著司機指的方向,齊笑龍順勢看去,迷蒙的醉眼突得一亮,脫口道:“是挺漂亮的。”透過車窗,他前后張望了一番。

司機看出他的心事,蕩笑道:“齊哥,現在都十二點多了,周圍沒人,不如把她弄來,好好享受享受,媽的,我這一輩子還沒上過這么漂亮的女人。”司機色迷迷的目光在女郎身上來回打轉。齊笑龍還是比較小心的,深更半夜,一個漂亮的女人站在大街上不回家,事情多少有些蹊蹺,可前后左右靜悄悄的,連個人影子都沒有,要說其中有詐,似乎又不合情理。想罷,他故裝深沉,說道:“你去把他領過來。”司機樂呵呵的答應一聲,齊笑龍的話正合他的心意,快速下了車,越過同伴,疾步走到女郎近前,等離近一看,司機差點流出口水,女郎瓜子臉,皮膚白嫩細膩,面上白凈得找不到一絲斑暇,性感的紅唇微微開啟,一對大而明亮的彎彎杏眼如同兩顆閃閃發光的繁星鑲嵌在面頰之上,即使她板著臉,只看她的眼睛也好象是在笑。

“小……小姐,請問貴姓?”司機好象一時間不會說話了,結結巴巴道。“我姓什么,好象不關你的事。”女郎的聲線柔細中略帶沙啞,很好聽,給人撒嬌的感覺。司機眼中只看到女郎的嘴唇一張一合,甚至沒聽清她剛才說得是什么。“我老……我老大請……請你過去一趟。”“找我,就讓他自己來。”女郎撇了他一眼,這一眼,讓司機打個冷戰,渾身上下說出的舒服。

好一會,司機終于想起自己的任務,面容一整,朗生道:“要找你的人可是這里的瓢把子,識相的就跟我走。”說著話,他上前就要抓女郎的手腕。哪知女郎迅速一轉身,黑發舞動,發縷間幾根白色的發帶不經意間從司機眼睛上滑過,后者低叫一聲,急忙捂住眼睛,痛得眼淚直流。可惜眼睛上的痛楚長了他最后的感覺,女郎轉身之際,快速從腰間摸出一把一指寬,兩指長的袖珍匕首,動作極快,在司機的嗓子上狠狠刺了下去。司機連叫聲也來得及發出,女郎已將他的氣管刺穿。這一擊又快又準,顯然女郎是經過特殊訓練過的。脖子上血流如柱,尸體直挺挺的倒地,艷麗的鮮血在空中畫出一道彩虹。

“呀!”包括齊笑龍在內,在場的所以人無不大驚失色,本能的拔出隨身攜帶的家伙,看樣子準備一擁而上。

女郎的攻擊只是個開端,只聽街道掛腳處突然傳來轟鳴聲,眨眼工夫,數輛摩托飛駛而來,車上的人具是黑布蒙嘴,手中提在明晃晃的鋼刀。“不好,有埋伏!”齊笑龍手下一名大漢站在大街中央,知道遇到了偷襲,剛想舉刀砍飛速開來摩托車上的騎手,可惜他的動作太慢了,至少和摩托上的人比起來是這樣的。他的刀剛剛舉起,騎手微微一帶車把,手起刀落,大漢的胳膊硬生生被砍了下來,連帶著半個腦袋。摩托駛出十米開外,尸體才頹然倒地,腦袋好象盛開的花朵,白的,紅的,灑了一地。齊笑龍在黑道混了將近二十年,可這樣的場面還是第一次見到,嚇了一閉眼,手忙腳亂的擠到汽車的駕駛位,剛要發動,只聽車窗輕響,扭頭一瞧,三魂六魄頓時嚇飛出一半。黑衣女郎正站在車旁,面無表情的輕敲車窗,手中還拿著那把粘血的袖珍匕首。“如果你想跑,我保證你會死的更快。”女郎依然用她那嬌柔沙啞懶洋洋的聲音說道。

本來在男人聽來如同天籟之音的聲音傳進齊笑龍的耳朵里卻變成了死亡的召喚,他忍不住一震,疑聲問道:“你是什么人?”“血殺!文東會的血殺!”又一個聲音在他另一面傳來。他下意識的轉頭看去,只見一位身材不高,而結實異常的漢子拉車門做到副駕駛坐上,平凡的臉上閃過一絲笑意。完了!文東會是什么組織齊笑龍自然知道,血殺是什么他也知道,坐在自己身旁這位相貌平常的年輕人也更知道是誰,顫聲說道:“我……我,我和謝先生是合作的伙伴,你,你,你不能……”

“對不起,”年輕人歪頭笑道:“東哥讓我要你的命。”“為……為什么?”齊笑龍想不通,謝文東為什么要殺自己,當初不是說好了一起對付玄子丹的嘛!“東哥的話,我一向只聽不問,至于究竟為什么,你去問閻王吧。”說完,年輕人從腿上拔出匕首。“別……別……”齊笑龍后悔了,后悔自己不應該主動找上謝文東,他還抱著一絲希望,希望自己的手下能來救他。可當他左右環顧的時候,他徹底失望了,路上橫七豎八躺著數具尸體,而站著的,具是手持鋼刀,冷酷無情的陌生殺手。

“你,可以祈禱了。”年輕人話音未落,一把抓住齊笑龍的手掌,另只握刀的手石光電閃一般在他脖子上點過,動作快極,匕首的刺入和拔出好象根本沒有發生過,接著,他抓起齊笑龍的手,讓他按在自己脖子上的傷口處,說道:“如果你的生命力夠頑強,或許能活五分鐘。”說完,年輕人悠然下了車,對女郎笑道:“不錯,第一次出手就如此干凈利落,或許東哥能喜歡你。”女郎垂頭,彎彎杏眼好象是在笑,她平靜道:“我會努力的。”年輕人向眾人擺擺手,道:“走。”

黑色的摩托車隊象是一陣旋風,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事情從頭到尾加起沒用上兩分鐘,這就是文東會也是謝文東引以為傲的血殺,年輕人正是血殺的老大,姜森。“不,不要走!”齊笑龍雙手死命的按住脖子上的傷口,一刻不敢放松,即使如此,鮮血還是不停的順著他的手指滑落。他的臉上蒼白如紙,好象被人勒住喘不過氣,嘴巴張得大大的,大口大口吸著氣,眼睛睜得滾圓,里面充滿了恐懼。當齊笑龍被人發現時就是這副慘狀。魏明和譚小春趕到時,齊笑龍早已經斷氣多時,周圍有不少齊笑龍的手下跺腳捶胸。“好狠的手段啊!”魏明用力搬開齊笑龍的手指,露出脖子上飛薄的傷口,正好切斷了通往心臟的動脈。他轉目陰森問道:“是誰做的?”齊笑龍的手下們互相看看,其中一人壯著膽子答道:“不知道,當我們到時,齊哥就已經這樣了……”“媽的!”魏明狠狠一拳砸在車窗上,直喘粗氣。譚笑春道:“和老齊能有恩怨的,而且手段又如此殘忍的,恐怕只有他了。”“誰?”“聽說博展輝死時身上的傷口不下有三百道之多。”“呀!”魏明倒吸涼氣,疑道:“難道,他已經知道我們要對他不利,才派人暗殺了老齊?”譚小春冷笑道:“十之八九吧!”

“恩……”魏明長長悶哼一聲,仰頭振聲問周圍齊笑龍的一甘部下道:“你們想不想為你們的老大和死去的兄弟報仇?”

“想!”眾人異口同聲道。“好!好好!”魏明連點頭,說了數聲好,又道:“那就把玄子丹的腦袋切下來祭奠你們的老大吧!”“殺了玄子丹!”“為老大報仇!”齊笑龍的手下們情緒激揚,一各個咬牙切齒,好象恨不得馬上將玄子丹生吞活剝。

忠義幫那邊鬧得不亦樂呼,謝文東這邊倒是輕松自在。姜森領著血殺圓滿而歸,未損一人,也沒暴露身份,謝文東很是高興,看著眼前這排身型相貌各異但身手卻都同樣出類拔萃的血殺漢子們,心中說不出的喜歡,從頭看到尾,最后,目光落在那年輕女郎的身上,他微微一楞,疑惑的看向姜森。后者明白他的意思,笑著解釋道:“東哥,血殺從來不缺少女中豪杰。”

謝文東一聽笑了,姜森的話勾起他的回憶,無限感嘆道:“是啊!比如影,還有文姿。”

“可惜一個已成人婦,另一個也去了美國。”姜森小心的試探道:“東哥,你現在身邊確實缺少個貼身的保鏢。”

謝文東笑道:“老森,有你在,我已經很放心了。”姜森搖首道:“那不一樣,有些場合,我跟著你不太方便,如果你身邊有個女‘秘書’,別人的警惕性也會放松。”“哈哈!”謝文東仰面而笑,轉頭對女郎問道:“你叫什么名字?”“風。”女郎頷首,輕輕說道:“大家都叫我小風。”“是小瘋子。”姜森解釋道:“別看小風外表是漂亮又柔弱的樣子,她要瘋起來,比瘋子還瘋。”

謝文東無奈苦笑,姜森安排在自己身邊的人一向很特別,第一個是影子,第二個是蚊子,到了第三個又成了瘋子。不過又一點他很滿意,那就是一個比一個漂亮。他并不是好色的人,但他也從來不排斥美女,漂亮的東西人人都喜歡欣賞,謝文東也不例外,有個美女在身邊沒事瞧一瞧,賞心悅目也是件快事。他挑挑眉毛,說道:“隨你的變吧,反正,一直以來在這方面我是拗不過你的。”姜森豪放大笑,故意裝做不舍的模樣說道:“把這么漂亮一個美人推出去,我還真有些……”謝文東聳聳肩,學著他剛才說話的樣子,道:“血殺可是從來不缺少女中豪杰的!”姜森嘆了口,對小風說道:“在東哥身邊,你絕對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學什么?”小風秀氣的彎眉皺了皺,問道。“比如,怎么做壞蛋,再比如,怎么得了便宜還賣乖。”

齊笑龍死了,可是不管他上天堂還是下地獄,都不會甘心。他的那兩個最親密的朋友已經把兇手鎖定在玄子丹身上,而真正的幕后黑手正在一旁得意的看戲,可惜死人不會說話,不然,他一定會將謝文東的上下八代的直系親屬集體問候一遍。齊笑龍被殺,消息傳進玄子丹的耳朵里,他第一感覺是莫名其妙,據他所了解的,齊笑龍為人圓滑,很少得罪人,更別說要他的命了,而唯一和他有厲害關系的,好象只有自己了,齊笑龍聯合魏明譚小春準備和他一爭老大的位置,前者一死,受益的正是他玄子丹。可是有沒有做過,他自己自然最清楚,正因為這樣,他才有些發蒙,看不清此事里面的玄機。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四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326.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