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五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五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事發第二日,譚小春和魏明已經等不到準備妥當的時候,打出平反的旗號,帶領麾下人眾和死鬼齊小龍的手下,對玄子丹發起猛攻。用他倆的話講,在齊笑龍的‘頭七’之前,將玄子丹的人頭提來祭奠。他二人士氣如宏,挾千均之勢而來,勢頭之猛可想而知。玄子丹也不白給,多年來他早已培養出一批自己的鐵竿心腹,加上幾個頭目明里暗里的支持,倒也和譚魏二人打個旗鼓相當,并不見敗勢。勢均力敵,雙方打起來都十分吃力,持久戰對于他們來說無法承受,就連警方也同樣吃不消。警局每天都能接到不少于十次的某某舞廳某某夜總會某某酒吧發生大規模歐斗的報警電話,剛開始,還礙于關系只是好言相勸,到后來,當地的分局長也急了,發出話來,不管是誰,再敢在本地胡鬧,一律抓進看守所,嚴懲不待。

他說他的,可忠義幫的內亂依舊。雙方都處于騎虎之勢,一個不小心,身敗名裂不說,身家性命也難保。警方見恐嚇無效,本想嚴打,可忠義幫上下千余眾,若真都抓起來,看守所和監獄擠爆了也裝不下,不得已,只好開始用軟的,分局長分別找玄子丹和魏明談過數次,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但到最后其效果十分有限,這時候,下面有經驗的老警察給局長出個主意,以黑制黑。黑道混亂,強打沒有用,弄不好適得其反,那就不好收場了,最好抬出個有實力又聽話的人物,讓他來結束黑道的紛爭。分局長早被忠義幫鬧得頭暈腦漲,沒了主張,問道:“以黑制黑固然不錯,但有這個實力的只有向問天,他遠在市中,即使實力再大,觸角也不好伸出這么遠。”“當今的上海,黑道最強的未必是向問天一個,還有個人,他離咱們不遠,是鄰居,如果他能出面,忠義幫再亂也能變得消停。”“是誰?”“在政治部都有掛名的謝文東!”“啊,是他?!”分局長皺起眉頭,問道:“他能幫咱們出面嗎?”“差不多,只要能得到利益。”“我可沒有錢給他。”分局長苦笑道。“我想,將忠義幫的地盤給他,已經足夠了。”老警察鬼笑道。“恩,”局長揉著下巴,說道:“這事交給你來辦,你去找謝文東談,如果他提出來的要求不算太過分,那我再出面。”“好的!”老警察心中暗笑,你倒是緊顧著自己的面子!等他出了局長辦公室,快步走到樓梯間,左右查看,確認無人之后迫不及待的掏出電話,撥打給謝文東。“謝先生,事情差不多成了。”

原來此人早在忠義幫內亂剛剛開始的時候已被謝文東買通,他料想到爭斗不會短時間結束,黑道長時間的混亂必然會1讓警方無法忍受,也承受不了那個壓力,這時候最好最直接的辦法就是以暴制暴,以黑吃黑。所以,他選定一位當地警局資格較老而且與局長關系密切的警察,讓他幫自己在分局長耳邊吹風,當然,他也給出了足夠多的代價,二十萬。不過,這二十萬所換回來的成果,絕對是這個價錢的百倍千倍。當謝文東一接到他的電話,聽他說完之后,心中大喜,微微一笑,悠然說道:“很好,你可以去銀行看看自己的戶頭了。”“嘿嘿,多謝謝先生。”“你幫我,我幫你,咱們大家都有好處。”

現在的忠義幫不單單是亂而已,關系也異常復雜。玄子丹和譚魏二人打得不可開交,原本保持中立的頭頭們見有機可乘,開始蠢蠢欲動,其中更有甚者大張旗鼓的擴充地盤,搞得當地烏煙瘴氣,秩序紊亂。正是在此情形下,北洪門,謝文東,毫無預兆的將腳踏了進來。忠義幫或許也算是有實力的幫會,但經過這段時間的折騰,和北洪門比起來只是一群螞蟻。一窩暴動的螞蟻,讓人踩了一腳,其后果可想而知。玄子丹認為謝文東會站在自己這一邊,譚魏二人也有同樣的想法,所以剛開始時,兩方對北洪門的插足都沒有排斥,甚至拍手歡迎。但過去一段時間,謝文東連續平掉和收攏幾個小頭目后,目光轉移到玄子丹與譚魏二人身上。誰都帳都不買,北洪門如同放韁的野馬,鐵蹄迅速遍布正個忠義幫的勢力范圍之內。

下旬,上海的天空陰云密布,連綿的細雨已經連續稀稀拉拉的下了好幾日,搞得人們的心情都沉悶下來。

即使外面晴空萬里,有些人的心情恐怕也好不到哪去,比如譚小春和魏明二人。魏明走到窗前,看了看陰沉沉的天空,咒罵道:“真是見鬼的天氣。”譚小春心有同感,默默道:“已經連續下了四天。”“我們也失去了四個據點。”魏明咬牙道。譚小春無奈道:“北洪門非你我之力所能對付得了的,現在,你也應該看出謝文東的意圖了吧?”

“管他什么該死的意圖!”魏明心煩意亂,說道:“總之他既不站在玄子丹那邊,也不站在我們這邊,整個一條瘋狗,見誰咬誰,操他個祖宗的。”譚小春嘆了氣,道:“其實,他想要的是整個忠義幫,這比他傾向哪一方更加可怕。看來,用不了多久,忠義幫在上海就得徹底除名了。”“難道……”魏明心有不甘,疑問道:“我們就一頂點的機會都沒有。”

“沒有,絕對沒有。”譚小春苦道:“南洪門怎么樣,向問天怎么樣,結果,在謝文東手里吃過多少虧,我們連和人家相比相抗衡的資本都沒有,這仗還有個打嘛!”仰面長嘆一聲,又道:“謝文東為人陰狠毒辣,做事不留余地,如果你我還留在上海,自己的性命是小,恐怕牽連到家里人。這些年你也應該賺了不少錢,干脆,收手吧。”

“什么?收手?”魏明一挑眉毛,諷刺道:“你想臨陣脫逃就自己跑好了,別拉上我,腦袋掉了,不過是碗大個疤瘌嘛。”接著他又心有感觸道:“老譚,我要是就這么跑了,這輩子我都別想抬起頭做人了。”譚小春和魏明相識多年,很了解他的脾氣,所以他并不強勸,只是幽幽說道:“面子只是一層皮,看開了,也就不重要了,但性命卻只有一條,一旦失去了,那什么都沒有了。”魏明縛手,仰望窗外,話鋒一轉,說道:“算來你我交往已有十多年了吧?”“十三年。”“唉!人各有志,如果你要走,記得來告訴我,我去送你……”魏明沒問他要去哪,也沒問他什么時候走,只是默不做聲的看著窗外,飄的細雨。

此時,謝文東也在看雨,只是心境與魏明比起來大不相同。北洪門進入忠義幫的勢力范圍以來,警方暗中放水,大力支持,加上忠義幫內亂未平,元氣大傷,勢力之間各自為政,打起來自然事半功倍,勢如破竹。沒出幾日,已經拿下數個大型據點,在南郊曾經風光的一時的忠義幫離滅亡只剩下時間問題。他坐在窗前的搖椅上,變慢孜孜的喝著茶水,邊眺望遠方。

房間里還有一個人,美艷絕倫的小風,現在她接替了文姿的位置,成了謝文東貼身保鏢。她是一個安靜的人,也是一個很悶的人,如果別人不主動說話,她的口一向很難張開。謝文東是文東會里的神,高高在上,以前,她只能遠觀,現在,離得如此之近,一時間還難以適應。她選擇一處離謝文東不遠不近的角落,默默的坐著,甚至連動都不動,毫無生息,仿佛與房間中的擺設融為一體,不過,謝文東即使不用睜開眼睛也知道她的存在,因為她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淡淡的體香味道很特別,也很勾引人。還好,他不是容易沖動的人。謝文東拍拍肚子,香味聞舊了,他竟然餓了,剛想起身,放門打開,地板響起沉重的腳步聲。只聽聲音,謝文東已然知道誰來了。“小爽,和你說多少次了,禮貌!進屋的時候要先敲門。”

李爽撓撓短平的頭發,傻笑道:“對不起,東哥,你以前好象是說過,可我又忘了。”對一個態度良好,又屢錯屢犯的人你還能說什么?謝文東無話可說,搖頭無奈道:“什么事,小爽?說吧。”“哦……”李爽看了看角落里的小風,后者也正一臉無表情瞪著一雙清澈的大眼睛看著他,李爽下意識的別過頭,胖臉紅了紅,暗道:血殺什么時候出了這么漂亮的小姑娘,自己以前怎么就沒發現呢!見李爽心不在焉的模樣,謝文東氣笑了,說道:“如果沒事,我可要吃飯去了。”

“有事有事!”見謝文東要走,李爽忙道:“玄子丹今天打來第四遍電話了,希望能與東哥見一面。”

“玄子丹?”謝文東輕輕嚼著這三個字,搖頭道:“還是不見的好,見了面,他反而會更加痛苦。”立爽不解道:“為什么?”謝文東微微一笑,道:“在我前進的道路上,不允許有任何的障礙存在,雖然我們曾一起合作過廢掉博展輝。”

“如果他夠聰明的話,就應該自己主動的離開。”沒等李爽說話,姜森也來了,身上還粘有滴滴血點,衣服潮乎乎的。“東哥,我已經搞定了。”“恩!”謝文東知道他說得是什么,滿意的點點頭,笑道:“看來,下一步,我們要對付的就是譚小春和魏明二人了。”姜森雙手混亂的在身上擦了擦,那起杯子,打滿茶水,一飲而盡,滿足得啊了一聲,說道:“對付這兩個人,易如反掌。哎,和南洪門爭斗時間長了,冷然對手換成忠義幫,很有些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覺,提不起精神來。”

“牛,可不是吹出來的。”李爽撇嘴嘲諷道。姜森仰面大笑,說道:“血殺的名號,可也是打出來的。”一提血殺,李爽頓時泄氣了,文東會內名氣最大的人當然是謝文東,而名氣最響亮的堂口那一定要屬血殺了。黑帖現,血光見,天下群雄,誰敢不從。血殺的名號在東北黑道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甚至有些人一聽到這兩個字,背后都直竄涼風。

“不知道向問天現在在干什么?”謝文東若有所思道。“發愁唄!”李爽說笑道:“咱們吞并忠義幫之后,地盤大增,到那時,我們想調多少人來上海就調多少人,不用象現在,區區幾百人的住宿都是個問題。”“是啊!”謝文東道:“這個道理誰都明白,所以,我顧慮的是向問天突然插手忠義幫的事,那事情就變復雜了,還是陰魂不散的魂組,這一陣很消停,不知道又準備玩什么花樣。”姜森思慮道:“東哥倒是不用考慮向問天。”“怎么說?”“向問天為人謹慎小心,而且剛和我們打過數次,元氣還沒有恢復,我想他不會這么快又挑起事端,而真正令人擔憂的正是魂組,他們自然不想看到咱們在上海做大,那樣對他們很不利,下手的機會更少,所以……”“所以,”謝文東冷笑道:“他們現在很可能正在和玄子丹或者魏明譚小春其中的一方秘密接觸呢。”“恩,若真是如此,我們還真得留心一些,別著了他們的道。”姜森不無擔心道。

“魂組,一窩腥魚。”謝文東搖搖頭,說道:“不能給他們這個機會。對了,小爽,你不是說玄子丹要走我談嗎?好,你去和他定個時間,至于地點,任他挑選。”“東哥,你剛才不是說不想和他見面嗎?”“現在我又主意變了。”謝文東瞇眼笑道。

“哦!”李爽答應一聲,快步跑出房間。等他走后,姜森皺眉道:“東哥,地點由玄子丹來定不妥當吧,萬一他……”

謝文東擺手笑道:“不用擔心,一是他沒有那個膽量,二是我們準備充分一些,也沒有什么好懼怕的。如果他真有不軌的企圖,那再好不過了。”“哦?”姜森不解。“畢竟我們插手忠義幫還缺少個名正言順的理由呢。”“啊!”姜森笑了,說道:“我明白東哥的意思了。”魂組是否真與玄子丹和魏明譚小春雙方秘密聯系過,還真被謝文東和姜森猜對了,而且不僅一次。玄子丹為人聰明,心計極深,他看出魂組想利用自己牽制謝文東,但是他不傻,魂組與謝文東之間的恩怨也有所耳聞,一旦自己參合進去,北洪門和文東會都不會饒了自己,說不定魂組什么時候還會在背后反刺自己一刀,和魂組聯合,那是玩火。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五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327.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