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四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 - 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四章

所屬目錄:第六卷 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走?"謝文東差點笑出來,苦笑。他道:"去哪?"

"不管去哪,在中國徹底的失蹤,以斷日本的口實。"老者一字一頓。

"看來,我是被國家遺棄的人了。"謝文東笑瞇瞇道。"不得已而為之!總比被交到日本要好得多,不是嗎?"謝文東笑道:"那我還得多謝國家的眷顧呢!"他表面在笑,心中卻在著火,帶著鮮血,紅色的火焰。

"明天下午,有到香港的專機,等你到了香港之后,再轉到哪里,那就由你自己來決定了。"老者說了這么多,似乎也累了,揉揉太陽穴,又道:"你還年輕,若干年后,依然有回國的機會,記住,國家那時一定歡迎你。"

"明白了。"謝文東點頭,老者話說得很客氣,其實是沒留一點回旋的余地,不管他想還是不想,都必須得走。"我只有一天準備的時間。""那應該足夠了,對于你來說。"老者睿智的笑了笑,說道。謝文東起身,扶了扶有些褶皺的衣襟,柔聲道:"沒問題,明天下午,我會準時到機場的。"該說的,該問的,都已經說完問完,談話到了尾聲。

老者也跟著站起身,他的個子很高,比謝文東還高出半頭,腰板挺得筆直,似乎沒什么能將它壓彎。從老者的內心來說,很謝文東這個年輕人,可惜,有些事情不是他能做主的。他真誠的一笑,說道:"祝你一路順風。"

"謝謝!"謝文東情緒跌到谷底,表面上還是笑瞇瞇的,客氣道謝。

老者伸出手來,正色道:"你的所作所為,我一半支持一半反對,至于魂組的問題,我還是要謝謝你。希望,還有再見面的機會。"謝文東眨眨眼睛,嘴角的唇線一挑,露出陽光般燦爛的笑容,用力握了握對方的手,道:"應該是有這個機會的。"

離開釣魚臺,走出好遠,回首張望,謝文東依然被它那美不勝收的容顏所吸引,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發出一聲嘆息。

東方易是接他到釣魚臺的人,自然也是送他出來的人,謝文東與老者會面的時候,他并未在場,也不知道他兩人到底談了些什么,結果如何,聞他嘆息聲,疑問道:"怎么了?是不是結果……?"

謝文東將他的截住,說道:"沒什么,我只是有些惋惜,沒有好好逛逛這個國家級的大花園。"

東方易一聽,笑道:"逛逛,你知道釣魚臺有多大嗎,好幾十萬平方米,一天你也逛不完。對了,你們都談了些什么?"

"很多。"謝文東心情不佳,不愿意多說。東方易倒是提起砸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追問道:"那結果怎樣呢?"

謝文東撇了一眼東方易,搖頭無奈道:"明天下午的飛機,去香港。"

"哦?"東方易一楞,反射性的問道:"放你走?"

"有什么不對嗎?看你的意思,好象我必死無疑似的。""不不,但是,竟然這么簡單的放你走,倒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

"有什么事在你意料之中過?!"謝文東半開玩笑的諷刺道,緊接著,他若有所思的低下頭,收起笑容,凝目不語。

見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還是不多見的,東方易或許會錯了意,一本正經的寬慰道:"算了,上面的人能放你走,已經是很不錯了,這是最柔和的手段,用不了幾年,風聲過來,形勢變了,你改個名,依然可以回國自由自在過你熟悉的生活,就當出國度假吧,反正你賺的錢幾輩子都花不完。"

謝文東聞言,牽強一笑,應付的點點頭,沒表示什么,可在他心里所想的卻和東方易不一樣。

東方易知道他心情不爽,象謝文東這樣的人物被逼走,心情怎么會好呢。他打個哈哈,說道:"賓館我安排好了,算不上高檔,你就屈就一晚吧。"謝文東搖頭,道:"不了,我現在準備去T市,晚上就不回來了。"

"哦?"東方易疑問道:"去T市干什么?"

"見一位我臨走前必須得見的老前輩。"

東方易一聽就明白了,他對謝文東的根底異常熟悉,知道在T市還有一位一手將謝文東扶上北洪門掌門人寶座的老爺子。

北京到T市很近,不到三個小時的路程而已。

金鵬依然住在郊區的別墅,環境依然幽雅清馨,艷花碧草,灌木蔥蔥,空氣中充滿了令人心曠神怡的寧靜。遠離都市的喧囂,深山密林,郊野壙外,倒也其樂融融,悠閑自得。世上最難得的是清閑,神仙般的生活,不過如此。

金老爺子神采依然,花白的頭發濃密不見稀少,身子骨硬朗得很,一雙幽黑的眼眸更是不時有神光閃動。

當謝文東到的時候,老爺子正坐在院落中悠閑的喝著茶,見到他,似乎一點都不意外,招招手,揚起臉,笑道:"過來坐。"

老爺子背對著太陽,耀眼的光線在他身后綻放,霞光萬道,光彩奪目,也晃得謝文東睜不開眼睛。

身不由己的走上前去,恭敬的深施一禮,謝文東輕聲說道:"老爺子,我來了。"

"坐吧!"金鵬擺擺手,示意。

一種久違的親切感由心而生,謝文東落座,仔細觀察了老爺子一陣,才柔和的笑道:"您的身體還是那么健壯。"

金鵬笑著擺擺手,說道:"人老了,最寶貴的東西是什么你知道嗎?"

謝文東搖頭,他還沒有老,所以他不知道。

"智慧,和身體。"

智慧、身體。謝文東看著老爺子紅潤的面龐,狡捷的眼神,認真地點點頭。半晌,他才緩緩說道:"我是來向您辭行的。"

"要走了嗎?"金鵬眼神為之一黯。

"先去香港,再到國外。"謝文東無奈而嘆,道:"現在,我似乎沒有更多選擇的余地。"

"走了也好。"金鵬探身,拍拍他的肩膀,寬慰道:"誰又能知道離開不是最好的選擇呢?!在江湖,在黑道,越是坐大,越象是騎在老虎的身上,他能馱著你威風八面,也會毫不留情的回頭將你吞掉。"

謝文東眼睛一瞇,心中茫然,問道:"出國我并不在乎,落魄對于我也沒什么,只是無法完成心中的愿望,實在不甘心。"

金鵬笑道:"剛才你已經說了,你沒有選擇的余地,既然沒有選擇,不如就接受它。"他拿起茶壺,倒了一杯放在謝文東面前,說道:"身在國外并不代表你將無法完成心愿,或許出國,你會學到更多的東西,得到更廣的見識。現在有一種很便捷的通信工具,叫做電話,你不知道嗎?"

"電話?"謝文東沒明白老爺子的意思,喃喃道。

"有了它,你可以遙控一些事情,比你身在國內更安全,更容易掌控。"

"啊!"謝文東多聰明,一點就透,他長長出了口氣,是啊!他自己雖然出國了,但還有一群值得信賴的兄弟在國內,未完成的事,依然有人會繼續完成。心中的郁悶好象突然之間少了很多,拿起茶杯,'咕咚'一聲,喝個底朝天,"我明白了。"

"你是聰明人,自己去體會吧,事情有壞的一面自然也會有好的一面,就看你如何去看,如何去做。"

謝文東和金鵬聊了很多,晚上,吃過飯后,爺倆徹夜長談,老爺子的開通,讓謝文東壓抑的心情大為清爽。

第二天,謝文東匆匆向金鵬辭行,要說的話還有很多,可惜沒有時間說完,中央的高層們是不會等人的,他不想被人拎上飛機。臨行前,謝文東多少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覺,今日一別,不知道再見為何日。金鵬看出他的想法,仰面大笑道:"我是自由身,無拘無束,只要你在國外安定下來,我一定會去找你。"

謝文東也笑了,豪氣萬千道:"我在中國能打下一片天空,在外國也依然可以,到那時,我會派人來接您。謝文東還是謝文東,不會因為時間和地點而改變。"他最后一句話說完,人已經到了別墅外。話是這樣說沒錯,心中還是有些疑慮難以排除,東方易無意中對他說的話聽在別人的耳朵里或許覺得沒什么,可是他聽了,卻耿耿于懷,難以平靜。不過,他沒將心中的顧慮講給老爺子,一是怕他擔心,二是怕自己杞人憂天,胡猜亂想的想法未必正確。

回到北京,天以至中午。他坐車到東方易幫他定的賓館,打算休息一會,調養一下精神,可在賓館的大門口遇到一個熟人,很熟的人,姜森。

姜森一身休閑的打扮,大花的半截袖上衣,下面穿著大短褲,臉上帶著快遮去半邊臉的墨鏡,一副剛從海邊渡假歸來的模樣。一向一絲不茍、性格嚴謹的姜森做出如此打扮,即使和他很熟悉的人一時間也難以辨認。不過謝文東和他相識多年,一直以來幾乎形影不離,說難聽點,他就算化成灰,謝文東也能一眼把他認出來。在這里突然見到姜森,謝文東深感意外,按理說,他應該到了云南才對嘛!心中詫異,面上卻未流露出任何驚奇的表情,他知道,在暗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他的梢呢。若無其事在站在門口點了一根煙,背對著姜森,邊吸上一口邊輕聲說道:"老森,你怎么來了?"

"我帶了一位朋友。四一一。"扔下這一句,姜森緩步走進賓館。

謝文東將手中的香煙吸完,才進入賓館內,沒有馬上回到他自己的房間,而是在大廳內坐下,暗中觀察,好一會,確定附近沒有扎眼的人才快步進了電梯,上到五樓,在走廊中兜了好大一個圈子,又順著樓梯間下到四樓,找到四一一房間,連門也沒敲,輕推,閃身而入。

"東哥!"姜森已把墨鏡栽掉,雙目閃著陰森的寒光。"和中央談得怎么樣?"

謝文東道:"沒有選擇,必須得離開中國。"

"逼咱們走?""不,是逼我走!""哦!"姜森凝目,半晌,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急沖沖跑到內屋臥室里,拉出一人來,正色道:"東哥,我帶來一位朋友!"

謝文東抬目一瞧,大吃一驚,詫然道:"是你?"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是六道的經典都市小說,如果你喜歡壞蛋是怎樣煉成的(1)全集,請收藏壞蛋1:www.dhcoun.live以便下次閱讀。

標題:第六卷 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四章   地址:http://www.dhcoun.live/345.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