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 - 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 第四十章:聯盟

所屬目錄:第十三卷 地下法則      作者 : 六道

親愛的壞蛋小說讀者,若閱讀頁排版錯亂,那是因為百/度/轉/碼問題,只要在瀏覽器中直接輸入本站網址 www.dhcoun.live 中間是壞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節,大家記住了嗎?

看陸弘益一臉的茫然,謝文東笑道:“把松山分局里的警察盡可能多的引走。”

陸弘益聞言,臉色頓是一變,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問道:“你……你是要進入警局……”殺了陳啟程?

謝文東含笑說道:“把人從松山分局里提出來,對于陸市長來說,不太容易,那么把松山分局里的警察都引走,對于陸市長而言,這應該易如反掌吧。”

陸弘益呆呆地看著謝文東,聽他說話,簡直像在聽天方夜譚一樣。臺灣的黑幫是很猖獗,但也沒有猖獗到敢闖入警察局里殺人的地步。謝文東的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過了許久,他連連搖頭,說道:“VIVI的事已經鬧得很大了,如果松山分局再出事,實在……實在是不好收場啊。”

謝文東意味深長地說道:“松山分局的局長是綠的。”

言下之意,陳啟程若是死在松山分局,這盆臟水,就可以順勢潑在綠營的身上。

陸弘益吸了口氣,眉頭緊鎖,沉思未語。他的心里也在琢磨,倘若按照謝文東說的這么做,到底可不可行,這盤臟水會不會也沾到自己的身上。

思前想后,陸弘益長出口氣,別有深意地看著謝文東,說道:“其實,這件事和謝先生一點關系都沒有,謝先生也完全沒有插手的必要。”

謝文東聳聳肩,笑瞇瞇地說道:“難道陸市長不覺得天合會已經老了,行將就木,它能幫黨團解決的事情,不僅變得越來越少,而且,還往往會把事情辦得越來越糟。”

陸弘益臉色又是一變,又驚又駭地看著謝文東。這種話,就連綠營的人都不敢說出口,在臺灣,恐怕也只有謝文東敢這么說了。

謝文東說道:“不思進取的,就應該退位讓賢,陸市長,你說呢?”

“我……”

“就像陸市長你,難道陸市長真的只甘心做一個小小的市長,陸市長的心里,真的就沒有更大更高遠的抱負了?”

陸弘益眉頭緊鎖,目光陰冷地看著謝文東。

謝文東完全不在意他的眼神,繼續說道:“陸市長缺少能往上更進一步的資源,而我在臺灣,也恰恰缺少政治上的資源,我想,我們之間若是合作的話,可以達成完美的互補。”

陸弘益眼中的陰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詫異,還有隱隱閃現的激動。

謝文東的話,字字都說進陸弘益的心坎里。目前把持黨團的,都是些六、七十歲的老頭子,一個個不思進取,做事只為一己之私。

在這些老頭子們的帶領下,黨團影響力下滑之快,如同雪崩一般,此消彼長,綠營在此期間,迅速崛起。就連臺北這個藍營的大本營,現在也在迅速的綠化。

再這樣下去,藍營將會逐漸被邊緣化,綠營會越來越成為主流。對于這樣的情況,陸弘益憂心不已,可他又著實做不了什么。

在國民黨里,他只能算是個半新不舊的人,沒有根基,沒有靠山,如果他不是競選上了臺北市長,他在國民黨里,就只是個中低層的小干部。

如果他能得到謝文東的支持,那么他無疑是找到了最牢靠最穩固的金主,謝文東手中的資金,可以源源不斷的注入進來,進一步擴大他的影響力,他在黨團中的地位,也能提到更進一步的提高。

陸弘益心思百轉,過了許久,他吞了口唾沫,問道:“謝先生能支持我到什么程度?”

謝文東含笑反問道:“陸市長又能回饋我到什么程度?”

陸弘益對上謝文東的目光,一字一頓地說道:“力所能及!”

聽聞這話,謝文東嘴角勾起,身子向前傾了傾。

見狀,陸弘益也下意識地向前傾斜身子,靠近謝文東。后者小聲說道:“陸市長有沒有考慮過,參加這次的總統競選?”

陸弘益下意識地張大嘴巴,一臉的難以置信。過了好半晌,他的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說道:“黨團里沒有我的提名。”

參選總統,不是說你腦袋一熱想參選就能參選的,首先需要黨內的提名,提交上來名單后,要先篩掉一批阿貓阿狗,留下三四個比較有希望當選的人,然后再在黨內做投票,期間也會做些民意調查之類。

經過一系列的評估、篩選之后,得票最多,民意最高的那位候選人會留下來,作為黨團的候選人。現在國民黨已經選出了候選人,就是現任的國民黨主席戰元山。

戰元山是國民黨元老,在國民黨內,有一大批心腹和擁護者,目前,戰元山已經連續兩次當選國民黨主席,而且兩次的得票率都超過了百分之九十,可見戰元山在國民黨內的影響力之大。陸弘益與戰元山相比,差得又何止是一星半點?

謝文東還不是非常了解參選的程序,不過看陸弘益一臉為難的樣子,他淡然一笑,說道:“我相信世上無難事,就看你有沒有用正確的手段去做正確的事。”

陸弘益看著謝文東,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謝文東問道:“如果其他的參選人,得不到民眾的擁護,那會如何?”

“這種屬特殊情況,或許會更換參選人。”說到這里,陸弘益突然頓住,驚訝地看著謝文東,下意識地問道:“謝先生的意思是?”

“除掉陳啟程,讓這潭臟水變得更臟,在國民黨和民進黨互相潑臟水之際,陸市長的機會也就出現了。”

陸弘益苦笑,說道:“只怕到最后,我也會惹得一身騷啊!”

謝文東笑道:“所以,我才要陸市長以最大的力度,在臺北市內進行打黑、掃黑,讓臺北市民都能享受到安全、穩定的生活環境。”

繞了一圈,原來是在這等我呢!陸弘益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他話鋒一轉,問道:“謝先生為何會選中我?”

這是陸弘益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問。

要知道國民黨內,比他根基深,影響力大,但又郁郁不得志的人,可不在少數,謝文東不選這些人,卻偏偏選上了自己,這讓他有些莫名其妙。

謝文東直言不諱地說道:“因為你有野心,但卻沒有實現野心的能力和資本,所以,你只能依仗我。”

陸弘益呆呆地看著謝文東,過了一會,他搖頭而笑,說道:“看來,謝先生是個愿意掌控一切的人。”

“所以我才走到了今天。”

陸弘益又沉吟了一會,主動伸出手來,說道:“我愿意與謝文東合作。”

謝文東笑了,與陸弘益握了握手,說道:“以后,你幫我,我幫你,我們之間,互相幫忙。”

陸弘益笑道:“還要請謝先生多多關照。”

謝文東說道:“互相幫忙。”

相對來說,利益關系是比較牢靠的關系,我能從你身上得到好處,你也能從我身上得到好處,這樣的聯盟,要比單純的情誼做聯盟,更加穩固。

這次謝文東和陸弘益的見面,結果還不錯,兩人都有合作的意向,算是達成了初步的同盟關系。

如果想要進一步加深這個同盟關系,接下來,雙方都要看對方的具體表現。

翌日,陸弘益給市警察局局長打去電話,對于最近這段時間臺北市的治安,表達了強烈的不滿和憤慨,責令局長葉嘉昌,就在今晚,在全市范圍內進行大掃蕩,最大限度的打擊臺北市內的黑幫勢力。

平時,陸弘益很注意自己的形象,說起話來總是文縐縐的,給人的印象溫文爾雅,但相對柔弱。

這次,他在和市局長的通話中,難得的發了一回火,把葉嘉昌狠狠訓斥了一頓。

葉嘉昌挨了市長的訓斥,直接把市局治下的十四分局局長統統召集到市局,開了一場大會。

對各分局長,葉嘉昌也沒給好臉色,逐個訓斥了一番,各分局長都被他訓斥得莫名其妙,最近這段時間,市內還是挺太平的,就是VIVI出了事,但那也不在自己的轄區內啊!

訓斥完了各分局長,葉嘉昌下令,今晚市局聯合十四間分局,在全市范圍內進行一次大掃蕩。

市內所有涉黑性質的團伙,皆在這次掃蕩的范圍之內,尤其是對那些涉毒、涉賭的團伙,要重點進行打擊。

會議結束后,各分局長一個個如同剛被臺風掃過似的,灰頭土臉的從會議室里走出來。

平時他們若是聚到一起,還能相互扯皮一番,這次人們也都沒這個心思了,紛紛乘車返回各自的分局,對今晚的行動進行部署。

松山分局的局長名叫李秋晨,綠營中的鐵桿,核心骨干之一。他坐在車里,拿出手機,直接給四海幫海風堂的堂主楊守光打去電話。

“老楊嗎?我是李秋晨。”

“呦,李局長,今天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了?有事你盡管開口,只要兄弟能幫得上的,肯定鼎力相助。”

李秋晨和楊守光的關系很熟,海風堂能把VIVI開進臺北,李秋晨沒少從中鋪路。

他懶得廢話,說道:“今晚全市的警察有行動,這幾天,把你的兄弟都收一收,別掃到臺風尾上。”

楊守光一怔,不解地問道:“李哥,出了什么事?”

“聽說是老葉挨了市長的罵,這口氣,都撒在我們身上了。干他娘的,今晚又得全局加班!”李秋晨憤憤不平地發著牢騷。

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是六道的新書,已經更新到第四十章:聯盟,本站提供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最新章節無彈窗及壞蛋是怎樣煉成的3全文閱讀,請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標題:第四十章:聯盟   地址:http://www.dhcoun.live/huaidan3liudao/54568.html
排列三走势图201走势图